第一章 人人都道穿越好,真穿越了受不了

下载免费读
西凉府,大澜江。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江面上,停浮着一条老旧的乌蓬船。
  一个头戴斗笠,肤色黝黑的少年坐在船头。
  眼前平静如画的江面上,倒映着江岸两边的山峦翠柳,山水相映成趣,令人心旷神怡。
  这幅景象很是不错,然而庄元的心情却并不算好。
  甚至可以说是很糟糕,根本提不起丝毫兴趣去欣赏眼前的美景。
  “人人都说穿越好,真穿越了受不了啊……”
  庄元望着滔滔江水,忽地喟叹一声,心底涌起千般思绪。
  本以为自己身为现代人,凭着多广的见闻和知识,来到这样一个古代异世界,不说读书当官,或举旗造反。
  至少赚点小钱,享受生活总该没问题吧?
  可惜庄元惨遭啪啪打脸。
  先不说古代这种没有手机、电脑、水电等条件的生活他适不适应,单说最基本的吃饭、生存问题,他居然都无法解决!
  ……
  没错,庄元并非这个世界的人。
  三天前,他正熬夜爆肝玩一款名为【大道永恒】的仙侠游戏。
  这款游戏以蛮荒仙侠为背景,里面糅合了许多种超凡体系。
  如仙道、武道、巫道、鬼道、神道、蛊道等……
  刚刷完一条上古异兽吞天神蟒,眼瞅着就要晋升六阶元神地仙,庄元突然眼前发黑,胸口一疼,当场猝死。
  醒来后,他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名为“乾元”的世界,并莫名其妙的成了西凉外城的一名以水为生的渔民。
  巧的是,前身与庄元同名同姓。
  前身被庄元取而代之后,他的所有财物,家当————一座破落小院,一条乌蓬船,一张撒网,一口鱼刀,一杆鱼叉,十几文钱等物也都便宜了庄元。
  可惜乌篷船又老又旧,需要尽快修理。
  渔网也破了几个大洞,需要缝补。
  前身留下的钱也在昨天花了个干净,庄元今天早上更是连饭都没吃,腹中饥肠辘辘,饿的头晕眼花。
  没办法,他只好重操旧业,继续做起前身的老本行——打渔,打算先度过目前的困境在说。
  不然的话,他真可能会被饿死。
  现实不是儿戏,这并非玩笑,而是真有可能发生的事实!
  然而现实却给庄元上了一课。
  鱼并不是这么好抓的。
  从早上到现在,忙活了大半天,庄元连一条鱼都没有抓到。
  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天中午又要饿肚子了。
  至于晚上如何,还要看庄元的运气。
  庄元虽继承了前身的记忆和一身捕鱼技艺。
  但显然,前身的捕鱼技巧并不高明。
  “哎……”
  抹了把额头的汗迹,庄元叹了口气,语气莫名的有些惆怅和萧索。
  想他前世也算是小有浮财,家中拆迁得了八位数,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可现在却忍着饥火中烧,在炽热的日头下捕鱼……
  他庄元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人最痛苦的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
  “嗯?什么东西飘过去了……”
  庄元被炽热的阳光晒的汗流浃背,正打算躲进船舱歇会儿,眼里的余光却注意到水下有东西缓缓飘过。
  他往水下一瞥,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是一具泡的发白的尸体,身上还穿着蓑衣。
  看其身上的蓑衣,这人生前的身份还是一个渔民。
  前身从小就跟随老爹捕鱼,也见过不少浮尸。
  虽然心里有一丢丢害怕,但说到底这只是一堆死肉,庄元也没放心上。
  暗道一声晦气,正打算划船离它远一点。
  谁知下一刻,就见水底的那具尸体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灰白浑浊,没有丝毫生气的死鱼眼恰好跟庄元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
  庄元瞳孔猛地一缩,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升到了天灵盖,整个人一激灵,差点蹿起来。
  “卧槽,诈尸了!!!”
  他二话不说,急忙一把捞起木桨,划动如飞。
  没多久,乌蓬船终于远离了刚才的位置。
  眼瞅着不见了那浮尸的影子,庄元松了一口气。
  只是划着划着,庄元却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
  “奇怪,这船怎么划起来这么费劲?”
  扭头一看,庄元手一抖,船桨差点掉进水里:“我了个姥姥!”
  就见一双泡的发白肿胀的死人手从水底探了出来,正死死地抓着船尾,一动不动!
  浮尸脑袋探出水面,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他,一副纠缠不休的架势。
西凉府大澜江阳光明媚万里无云江面上停浮着一条老旧的乌蓬船一个头戴斗笠肤色黝黑的少年坐在船头眼前平静如画的江面上倒映着江岸两边的山峦翠柳山水相映成趣令人心旷神怡这幅景象很是不错然而庄元的心情却并不算好甚至可以说是很糟糕根本提不起丝毫兴趣去欣赏眼前的美景人人都说穿越好真穿越了受不了啊庄元望着滔滔江水忽地喟叹一声心底涌起千般思绪本以为自己身为现代人凭着多广的见闻和知识来到这样一个古代异世界不说读书当官或举旗造反至少赚点小钱享受生活总该没问题吧可惜庄元惨遭啪啪打脸先不说古代这种没有手机电脑水电等条件的生活他适不适应单说最基本的吃饭生存问题他居然都无法解决没错庄元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三天前他正熬夜爆肝玩一款名为大道永恒的仙侠游戏这款游戏以蛮荒仙侠为背景里面糅合了许多种超凡体系如仙道武道巫道鬼道神道蛊道等刚刷完一条上古异兽吞天神蟒眼瞅着就要晋升六阶元神地仙庄元突然眼前发黑胸口一疼当场猝死醒来后他就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名为乾元的世界并莫名其妙的成了西凉外城的一名以水为生的渔民巧的是前身与庄元同名同姓前身被庄元取而代之后他的所有财物家当一座破落小院一条乌蓬船一张撒网一口鱼刀一杆鱼叉十几文钱等物也都便宜了庄元可惜乌篷船又老又旧需要尽快修理渔网也破了几个大洞需要缝补前身留下的钱也在昨天花了个干净庄元今天早上更是连饭都没吃腹中饥肠辘辘饿的头晕眼花没办法他只好重操旧业继续做起前身的老本行打渔打算先度过目前的困境在说不然的话他真可能会被饿死现实不是儿戏这并非玩笑而是真有可能发生的事实然而现实却给庄元上了一课鱼并不是这么好抓的从早上到现在忙活了大半天庄元连一条鱼都没有抓到所以不出意外的话他今天中午又要饿肚子了至于晚上如何还要看庄元的运气庄元虽继承了前身的记忆和一身捕鱼技艺但显然前身的捕鱼技巧并不高明哎抹了把额头的汗迹庄元叹了口气语气莫名的有些惆怅和萧索想他前世也算是小有浮财家中拆迁得了八位数小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滋润可现在却忍着饥火中烧在炽热的日头下捕鱼他庄元何曾受过这种委屈人最痛苦的就是人死了钱没花了嗯什么东西飘过去了庄元被炽热的阳光晒的汗流浃背正打算躲进船舱歇会儿眼里的余光却注意到水下有东西缓缓飘过他往水下一瞥整个人都愣住了那是一具泡的发白的尸体身上还穿着蓑衣看其身上的蓑衣这人生前的身份还是一个渔民前身从小就跟随老爹捕鱼也见过不少浮尸虽然心里有一丢丢害怕但说到底这只是一堆死肉庄元也没放心上暗道一声晦气正打算划船离它远一点谁知下一刻就见水底的那具尸体猛地睁开了眼睛一双灰白浑浊没有丝毫生气的死鱼眼恰好跟庄元的目光对在了一起庄元瞳孔猛地一缩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升到了天灵盖整个人一激灵差点蹿起来卧槽诈尸了他二话不说急忙一把捞起木桨划动如飞没多久乌蓬船终于远离了刚才的位置眼瞅着不见了那浮尸的影子庄元松了一口气只是划着划着庄元却隐隐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儿奇怪这船怎么划起来这么费劲扭头一看庄元手一抖船桨差点掉进水里我了个姥姥就见一双泡的发白肿胀的死人手从水底探了出来正死死地抓着船尾一动不动浮尸脑袋探出水面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他一副纠缠不休的架势西凉府大澜江。
  阳光明媚万里无云。
  江面上停浮着条老旧乌蓬船。
  头戴斗笠肤色黝黑少年坐在船头。
  眼前平静如画江面上倒映着江岸两边山峦翠柳山水相映成趣令心旷神怡。
  幅景象很错然而庄元心情却并算。
  甚至可以说很糟糕根本提起丝毫兴趣去欣赏眼前美景。
  “都说穿越真穿越受啊……”
  庄元望着滔滔江水忽地喟叹声心底涌起千般思绪。
  本以为自己身为现代凭着多广见闻和知识来到样古代异世界说读书当官或举旗造反。
  至少赚点小钱享受生活总该没问题?
  可惜庄元惨遭啪啪打脸。
  先说古代种没有手机、电脑、水电等条件生活适适应单说最基本吃饭、生存问题居然都无法解决!
  ……
  没错庄元并非世界。
  三天前正熬夜爆肝玩款名为【大道永恒】仙侠游戏。
  款游戏以蛮荒仙侠为背景里面糅合许多种超凡体系。
  如仙道、武道、巫道、鬼道、神道、蛊道等……
  刚刷完条上古异兽吞天神蟒眼瞅着就要晋升六阶元神地仙庄元突然眼前发黑胸口疼当场猝死。
  醒来后就发现自己来到名为“乾元”世界并莫名其妙成西凉外城名以水为生渔民。
  巧前身与庄元同名同姓。
  前身被庄元取而代之后所有财物家当————座破落小院条乌蓬船张撒网口鱼刀杆鱼叉十几文钱等物也都便宜庄元。
  可惜乌篷船又老又旧需要尽快修理。
  渔网也破几大洞需要缝补。
  前身留下钱也在昨天花干净庄元今天早上更连饭都没吃腹中饥肠辘辘饿头晕眼花。
  没办法只重操旧业继续做起前身老本行——打渔打算先度过目前困境在说。
  然话真可能会被饿死。
  现实儿戏并非玩笑而真有可能发生事实!
  然而现实却给庄元上课。
  鱼并么抓。
  从早上到现在忙活大半天庄元连条鱼都没有抓到。
  所以……出意外话今天中午又要饿肚子。
  至于晚上如何还要看庄元运气。
  庄元虽继承前身记忆和身捕鱼技艺。
  但显然前身捕鱼技巧并高明。
  “哎……”
  抹把额头汗迹庄元叹口气语气莫名有些惆怅和萧索。
  想前世也算小有浮财家中拆迁得八位数小日子过那叫滋润。
  可现在却忍着饥火中烧在炽热日头下捕鱼……
  庄元何曾受过种委屈?
  最痛苦就死钱没花……
  “嗯?什么东西飘过去……”
  庄元被炽热阳光晒汗流浃背正打算躲进船舱歇会儿眼里余光却注意到水下有东西缓缓飘过。
  往水下瞥整都愣住。
  那具泡发白尸体身上还穿着蓑衣。
  看其身上蓑衣生前身份还渔民。
  前身从小就跟随老爹捕鱼也见过少浮尸。
  虽然心里有丢丢害怕但说到底只堆死肉庄元也没放心上。
  暗道声晦气正打算划船离它远点。
  谁知下刻就见水底那具尸体猛地睁开眼睛双灰白浑浊没有丝毫生气死鱼眼恰跟庄元目光对在起。
  “???”
  庄元瞳孔猛地缩只觉得股凉气从脚底板直接升到天灵盖整激灵差点蹿起来。
  “卧槽诈尸!!!”
  二话说急忙把捞起木桨划动如飞。
  没多久乌蓬船终于远离刚才位置。
  眼瞅着见那浮尸影子庄元松口气。
  只划着划着庄元却隐隐感觉到有点对劲儿。
  “奇怪船怎么划起来么费劲?”
  扭头看庄元手抖船桨差点掉进水里:“姥姥!”
  就见双泡发白肿胀死手从水底探出来正死死地抓着船尾动动!
  浮尸脑袋探出水面双死鱼眼死死盯着副纠缠休架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