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人间走卒

下载免费读
苏凌走进白书生家中的时候,屋内正点着蜡烛,白书生面向门口正跟屋里另外一个人高谈阔论着,那人背对着自己一身官服,苏凌想来应该就是那个行军曹掾属李归。
  白书生见苏凌来了,忙站起来哈哈一笑道:“几日不见,我还以为你又病了呢。”
  那李归转回头来,也笑呵呵的看着苏凌。
  苏凌还是头回见此人,但见此人个头一般,似乎比白书生还矮着一点,但着实清瘦得紧,眼窝深陷,眼中还布满了血丝。
  那人似乎对苏凌颇为熟络,径自走过来,朝苏凌笑着说道:“这次回来,就听白家书生说,你小子转性了,竟喜欢些文绉绉的东西来了,是不是那次掉大河里,有什么奇遇不成?”
  苏凌心中暗想,这又是一个认得自己,自己不认得他的主,心中虽然这样想,但表面上却一副十分亲近的样子,哈哈一笑,过来一把搂住李归的肩膀道:“李大哥总是不回来,害的咱们天天盼着。”
  李归的表情有点不可思议,大奇道:“苏凌,你是真的转性了啊,以前都是躲着我走,说我说话天天之乎者也的,如今竟然从你口中说盼着我回来,今天也没有出太阳啊......”
  苏凌揽着他,同侧坐下,嘿嘿一笑道:“虽然嘴上那样说,也不过是玩笑编排几句,心里还是对李大哥这样前途无量的人物颇为亲近的。”
  一句马屁正拍对地方,李归心里虽然觉得这话有些假,但却十分受用。
  三人聊了一会儿,苏凌好奇的问道:“咱天天在渔村里,想去宛阳见见世面,无奈村口那大山实在是天堑,李大哥莫要笑我,我却好奇行军曹掾属到底平日里做些什么呢?”
  李归有意表现自己,正了正身子,这才道:“要搞清楚掾属是干嘛的,得搞清楚什么是行军曹。”
  白书生也有些好奇道:“我虽读过一些书,但在官制这一点上也是一窍不通,李大哥说说看啊。”
  李归似有意的清了清嗓子道:“镇东将军可是朝廷重要的武官,想必你们都知道吧,我大晋武官建制,大将军为首,也就是咱大晋朝的袁济舟将军了,骠骑将军次之,但不常设,如今咱大晋朝这一职位一直空悬,再往下便是前后左右四大将军,再往下便是四镇四征,镇在征之上,镇东将军又是四镇四征之首,我说的这几个职位,均可开府治公,换句话说也就是有自己的班底,除了这几个职位外,其余的皆为杂号将军,那些杂号将军便没有什么权利自己开府了。而咱们宛阳城张骁将军便是镇东将军,因此早就开府设置了大小官曹,镇东将军属下有三大官曹,其一为靖安曹,主要呢管些治所之内的捕盗抓贼,治安刑名等事,其二为文院曹,多管些治所档案,上下往来文书之类的事务,这其三呢便是行军曹了,所谓行军,行军,自然是管那些军事要务,打仗练兵,军事防御事务了。由于现在战乱年月,张骁将军帐下只行军曹就设了三处,一处乃是张骁将军麾下第一员猛将胡赤统制,另两处归刘金将军和常和将军统制,三处虽均为行军曹,平日里各自治军,战时,皆听胡赤将军提调。”
  白书生点点头,又有些不解道:“可是李大哥既然属于行军曹,那也要行军打仗,冲锋杀敌了?”
  李归哈哈一笑道:“白老弟说笑了,你李大哥半点武艺不会,冲锋打仗?岂不是死路一条。我这职位便是行军曹掾属,所谓掾属,便是文职,传递一些战时消息,草拟一些行军规划和指令,分类归纳一些情报罢了,从来不用到前线去的。”
  白书生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苏凌眼神流转,似乎再想些什么,抬头问道:“不知李大哥是哪一处的行军曹掾属。”
  李归似乎故意显露自己,一扬眉道:“自然是胡赤胡将军麾下行军曹了,其他地方咱们兄弟也不伺候不是。”
  苏凌似有所思,又问道:“如今咱们宛阳城在张将军的护佑下,不是十分太平,无甚战事,但我见李大哥似乎十分劳累,眼里都是血丝啊。”
  李归闻言,故作神秘的朝着门口看了看,又站起身来,将正屋的房门关好,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你们虽然也隶属宛阳治下,但毕竟消息闭塞,这段时间可不同以往,你们不知道吧,朝廷派大军来宛阳了,带兵的可是权势滔天的曹孟武,曹司空!也就不日便到了,听说足足有25万大军呢。”
  苏凌和白书生同时站起身来,惊道:“怎么,这是要打大仗了?......那咱们苏家村岂不是要跟着遭殃了!”
  李归坐在那里,一副稳如泰山模样,看着两人,眼神中一副嫌弃他俩没见过世面的神色,摆摆手道:“你们啊,也不想想,怎么可能打大仗,要是如此,这军情军令岂不漫天乱飞,我哪有闲时间回来呢?”
  苏凌两人这才坐下,苏凌问道:“那什么曹操......不是曹司空的来这里,不就是要攻占宛阳城么?”
  李归点点头道:“要宛阳城不假,不过不是攻占,而是代表天子招降。”
  “招降?那张骁将军岂能同意?”白书生疑惑道。
  李归不紧不慢道:“开始是不同意的,不过事在人为不是,张将军麾下大小将兵,不过6、7万人,朝廷天兵20余万,虽然可能有点虚张声势,但10几万料想是有的,张将军虽然个人勇武,但朝廷能打的又在少数不成?小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而且啊,据我所知,贾文栩贾军师,力主归降,贾军师什么人物?那可是张将军面前说一不二的存在,张将军也就顺势而为,同意归降了,所以呢,这仗啊可是打不起来了。”
  白书生闻听此言,这才放下心来,直念佛祖保佑,这下安全了。
  苏凌却是不动声色道:“不知这些机密消息,李大哥是怎么知道的?”
  李归有些不高兴道:“你小子怀疑我不成?咱大小也是胡赤将军身边的人,那些与司空往来的机密,哪一次不是经过我行军曹李掾属的手啊?”说着,又道:“所以呢,这几日因为归降的事,这些机密文书多如雪片,又是核心机密,胡将军只让我一人负责,可把我忙得半死,这不才有了点空,我就回来找老白了,躲出来清净清净。”
苏凌走进白书生家中的时候,屋内正点着蜡烛,白书生面向门口正跟屋里另外一个人高谈阔论着,那人背对着自己一身官服,苏凌想来应该就是那个行军曹掾属李归。
  白书生见苏凌来了,忙站起来哈哈一笑道:“几日不见,我还以为你又病了呢。”
  那李归转回头来,也笑呵呵的看着苏凌。
  苏凌还是头回见此人,但见此人个头一般,似乎比白书生还矮着一点,但着实清瘦得紧,眼窝深陷,眼中还布满了血丝。
  那人似乎对苏凌颇为熟络,径自走过来,朝苏凌笑着说道:“这次回来,就听白家书生说,你小子转性了,竟喜欢些文绉绉的东西来了,是不是那次掉大河里,有什么奇遇不成?”
  苏凌心中暗想,这又是一个认得自己,自己不认得他的主,心中虽然这样想,但表面上却一副十分亲近的样子,哈哈一笑,过来一把搂住李归的肩膀道:“李大哥总是不回来,害的咱们天天盼着。”
  李归的表情有点不可思议,大奇道:“苏凌,你是真的转性了啊,以前都是躲着我走,说我说话天天之乎者也的,如今竟然从你口中说盼着我回来,今天也没有出太阳啊......”
  苏凌揽着他,同侧坐下,嘿嘿一笑道:“虽然嘴上那样说,也不过是玩笑编排几句,心里还是对李大哥这样前途无量的人物颇为亲近的。”
  一句马屁正拍对地方,李归心里虽然觉得这话有些假,但却十分受用。
  三人聊了一会儿,苏凌好奇的问道:“咱天天在渔村里,想去宛阳见见世面,无奈村口那大山实在是天堑,李大哥莫要笑我,我却好奇行军曹掾属到底平日里做些什么呢?”
  李归有意表现自己,正了正身子,这才道:“要搞清楚掾属是干嘛的,得搞清楚什么是行军曹。”
  白书生也有些好奇道:“我虽读过一些书,但在官制这一点上也是一窍不通,李大哥说说看啊。”
  李归似有意的清了清嗓子道:“镇东将军可是朝廷重要的武官,想必你们都知道吧,我大晋武官建制,大将军为首,也就是咱大晋朝的袁济舟将军了,骠骑将军次之,但不常设,如今咱大晋朝这一职位一直空悬,再往下便是前后左右四大将军,再往下便是四镇四征,镇在征之上,镇东将军又是四镇四征之首,我说的这几个职位,均可开府治公,换句话说也就是有自己的班底,除了这几个职位外,其余的皆为杂号将军,那些杂号将军便没有什么权利自己开府了。而咱们宛阳城张骁将军便是镇东将军,因此早就开府设置了大小官曹,镇东将军属下有三大官曹,其一为靖安曹,主要呢管些治所之内的捕盗抓贼,治安刑名等事,其二为文院曹,多管些治所档案,上下往来文书之类的事务,这其三呢便是行军曹了,所谓行军,行军,自然是管那些军事要务,打仗练兵,军事防御事务了。由于现在战乱年月,张骁将军帐下只行军曹就设了三处,一处乃是张骁将军麾下第一员猛将胡赤统制,另两处归刘金将军和常和将军统制,三处虽均为行军曹,平日里各自治军,战时,皆听胡赤将军提调。”
  白书生点点头,又有些不解道:“可是李大哥既然属于行军曹,那也要行军打仗,冲锋杀敌了?”
  李归哈哈一笑道:“白老弟说笑了,你李大哥半点武艺不会,冲锋打仗?岂不是死路一条。我这职位便是行军曹掾属,所谓掾属,便是文职,传递一些战时消息,草拟一些行军规划和指令,分类归纳一些情报罢了,从来不用到前线去的。”
  白书生这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苏凌眼神流转,似乎再想些什么,抬头问道:“不知李大哥是哪一处的行军曹掾属。”
  李归似乎故意显露自己,一扬眉道:“自然是胡赤胡将军麾下行军曹了,其他地方咱们兄弟也不伺候不是。”
  苏凌似有所思,又问道:“如今咱们宛阳城在张将军的护佑下,不是十分太平,无甚战事,但我见李大哥似乎十分劳累,眼里都是血丝啊。”
  李归闻言,故作神秘的朝着门口看了看,又站起身来,将正屋的房门关好,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你们虽然也隶属宛阳治下,但毕竟消息闭塞,这段时间可不同以往,你们不知道吧,朝廷派大军来宛阳了,带兵的可是权势滔天的曹孟武,曹司空!也就不日便到了,听说足足有25万大军呢。”
  苏凌和白书生同时站起身来,惊道:“怎么,这是要打大仗了?......那咱们苏家村岂不是要跟着遭殃了!”
  李归坐在那里,一副稳如泰山模样,看着两人,眼神中一副嫌弃他俩没见过世面的神色,摆摆手道:“你们啊,也不想想,怎么可能打大仗,要是如此,这军情军令岂不漫天乱飞,我哪有闲时间回来呢?”
  苏凌两人这才坐下,苏凌问道:“那什么曹操......不是曹司空的来这里,不就是要攻占宛阳城么?”
  李归点点头道:“要宛阳城不假,不过不是攻占,而是代表天子招降。”
  “招降?那张骁将军岂能同意?”白书生疑惑道。
  李归不紧不慢道:“开始是不同意的,不过事在人为不是,张将军麾下大小将兵,不过6、7万人,朝廷天兵20余万,虽然可能有点虚张声势,但10几万料想是有的,张将军虽然个人勇武,但朝廷能打的又在少数不成?小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而且啊,据我所知,贾文栩贾军师,力主归降,贾军师什么人物?那可是张将军面前说一不二的存在,张将军也就顺势而为,同意归降了,所以呢,这仗啊可是打不起来了。”
  白书生闻听此言,这才放下心来,直念佛祖保佑,这下安全了。
  苏凌却是不动声色道:“不知这些机密消息,李大哥是怎么知道的?”
  李归有些不高兴道:“你小子怀疑我不成?咱大小也是胡赤将军身边的人,那些与司空往来的机密,哪一次不是经过我行军曹李掾属的手啊?”说着,又道:“所以呢,这几日因为归降的事,这些机密文书多如雪片,又是核心机密,胡将军只让我一人负责,可把我忙得半死,这不才有了点空,我就回来找老白了,躲出来清净清净。”
  苏凌表面上没有什么,心中却有了一番计较,朝着李归嘿嘿一笑道:“既然话说到这里了,那我有件事想求求李大哥帮个小忙。”
  李归闻言道:“什么事,你说说看。”
  苏凌眼中透出一股艳羡之色,望着李归道:“李大哥可是发达的人了,每天都能看到那些风云人物,自然是无甚好奇的,我呢,久居这深山苏家村里,早就听说张骁将军英明神武,贾军师算无遗策,老早就想一睹风采,只可惜咱们进不了将军营府啊,再者过几天那个天下人都称之为传说一般的人物司空大人要来,我也想见见朝廷军队的天威和司空大人的风姿啊,您看能不能带我去张将军营中转一转啊。”
  李归闻言,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道:“你小子整天痴心妄想,他们有什么好看的,都是一个鼻子俩眼,再说,那军营重地,我怎么能带你进去呢?”
  苏凌料到李归会有此一说,嘿嘿一笑道:“李大哥什么人物,那是有大本事的人,是不是,带我这个小小的小民进去,想来手到擒来的事情......”说着从怀中摸出20两银子,朝李归面前一递,讪笑道:“这些碎银子,李大哥买点酒喝......”
  李归看了他一眼,没有先说话,只把袖子朝着那银子上一抹,便收进怀中,这才道:“额,你既然这样说了,那我就带你进去一次,也没什么大事,但是你小子要听话,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跟着我,不准乱跑知道么?还有,这银子可不是我拿的,明天晌午之前,我手下的两个军卒会来接我,我是打点他们用的。”
  苏凌忙点了点头道:“那是自然,我保证听李大哥的话。”
  苏凌转头对着白书生道:“白大哥,反正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一同去溜达溜达。”
  白书生想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我就不去了,去宛阳,翻过大山还要走一段,来回少说2天,我若去了,小兰怎么办,你们去吧。”
  苏凌闻言,低下头去,眼中一片黯然。
  白书生只道他是因为自己不能去而遗憾,哈哈大笑道:“你去我去不都一样,待你回来,好好跟我讲讲你看到的见闻就好啦!”
  苏凌心中有些凄然,但神情极力克制,强笑道:“那也好......”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一个声音传来道:“你们要去宛阳玩,带我一个!”
苏凌走进白书生家中时候屋内正点着蜡烛白书生面向门口正跟屋里另外高谈阔论着那背对着自己身官服苏凌想来应该就那行军曹掾属李归。
  白书生见苏凌来忙站起来哈哈笑道:“几日见还以为又病呢。”
  那李归转回头来也笑呵呵看着苏凌。
  苏凌还头回见此但见此头般似乎比白书生还矮着点但着实清瘦得紧眼窝深陷眼中还布满血丝。
  那似乎对苏凌颇为熟络径自走过来朝苏凌笑着说道:“次回来就听白家书生说小子转性竟喜欢些文绉绉东西来那次掉大河里有什么奇遇成?”
  苏凌心中暗想又认得自己自己认得主心中虽然样想但表面上却副十分亲近样子哈哈笑过来把搂住李归肩膀道:“李大哥总回来害咱们天天盼着。”
  李归表情有点可思议大奇道:“苏凌真转性啊以前都躲着走说说话天天之乎者也如今竟然从口中说盼着回来今天也没有出太阳啊......”
  苏凌揽着同侧坐下嘿嘿笑道:“虽然嘴上那样说也过玩笑编排几句心里还对李大哥样前途无量物颇为亲近。”
  句马屁正拍对地方李归心里虽然觉得话有些假但却十分受用。
  三聊会儿苏凌奇问道:“咱天天在渔村里想去宛阳见见世面无奈村口那大山实在天堑李大哥莫要笑却奇行军曹掾属到底平日里做些什么呢?”
  李归有意表现自己正正身子才道:“要搞清楚掾属干嘛得搞清楚什么行军曹。”
  白书生也有些奇道:“虽读过些书但在官制点上也窍通李大哥说说看啊。”
  李归似有意清清嗓子道:“镇东将军可朝廷重要武官想必们都知道大晋武官建制大将军为首也就咱大晋朝袁济舟将军骠骑将军次之但常设如今咱大晋朝职位直空悬再往下便前后左右四大将军再往下便四镇四征镇在征之上镇东将军又四镇四征之首说几职位均可开府治公换句话说也就有自己班底除几职位外其余皆为杂号将军那些杂号将军便没有什么权利自己开府。而咱们宛阳城张骁将军便镇东将军因此早就开府设置大小官曹镇东将军属下有三大官曹其为靖安曹主要呢管些治所之内捕盗抓贼治安刑名等事其二为文院曹多管些治所档案上下往来文书之类事务其三呢便行军曹所谓行军行军自然管那些军事要务打仗练兵军事防御事务。由于现在战乱年月张骁将军帐下只行军曹就设三处处乃张骁将军麾下第员猛将胡赤统制另两处归刘金将军和常和将军统制三处虽均为行军曹平日里各自治军战时皆听胡赤将军提调。”
  白书生点点头又有些解道:“可李大哥既然属于行军曹那也要行军打仗冲锋杀敌?”
  李归哈哈笑道:“白老弟说笑李大哥半点武艺会冲锋打仗?岂死路条。职位便行军曹掾属所谓掾属便文职传递些战时消息草拟些行军规划和指令分类归纳些情报罢从来用到前线去。”
  白书生才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苏凌眼神流转似乎再想些什么抬头问道:“知李大哥哪处行军曹掾属。”
  李归似乎故意显露自己扬眉道:“自然胡赤胡将军麾下行军曹其地方咱们兄弟也伺候。”
  苏凌似有所思又问道:“如今咱们宛阳城在张将军护佑下十分太平无甚战事但见李大哥似乎十分劳累眼里都血丝啊。”
  李归闻言故作神秘朝着门口看看又站起身来将正屋房门关才压低声音道:“们虽然也隶属宛阳治下但毕竟消息闭塞段时间可同以往们知道朝廷派大军来宛阳带兵可权势滔天曹孟武曹司空!也就日便到听说足足有25万大军呢。”
  苏凌和白书生同时站起身来惊道:“怎么要打大仗?......那咱们苏家村岂要跟着遭殃!”
  李归坐在那里副稳如泰山模样看着两眼神中副嫌弃俩没见过世面神色摆摆手道:“们啊也想想怎么可能打大仗要如此军情军令岂漫天乱飞哪有闲时间回来呢?”
  苏凌两才坐下苏凌问道:“那什么曹操......曹司空来里就要攻占宛阳城么?”
  李归点点头道:“要宛阳城假过攻占而代表天子招降。”
  “招降?那张骁将军岂能同意?”白书生疑惑道。
  李归紧慢道:“开始同意过事在为张将军麾下大小将兵过6、7万朝廷天兵20余万虽然可能有点虚张声势但10几万料想有张将军虽然勇武但朝廷能打又在少数成?小胳膊毕竟拧过大腿而且啊据所知贾文栩贾军师力主归降贾军师什么物?那可张将军面前说二存在张将军也就顺势而为同意归降所以呢仗啊可打起来。”
  白书生闻听此言才放下心来直念佛祖保佑下安全。
  苏凌却动声色道:“知些机密消息李大哥怎么知道?”
  李归有些高兴道:“小子怀疑成?咱大小也胡赤将军身边那些与司空往来机密哪次经过行军曹李掾属手啊?”说着又道:“所以呢几日因为归降事些机密文书多如雪片又核心机密胡将军只让负责可把忙得半死才有点空就回来找老白躲出来清净清净。”
  苏凌表面上没有什么心中却有番计较朝着李归嘿嘿笑道:“既然话说到里那有件事想求求李大哥帮小忙。”
  李归闻言道:“什么事说说看。”
  苏凌眼中透出股艳羡之色望着李归道:“李大哥可发达每天都能看到那些风云物自然无甚奇呢久居深山苏家村里早就听说张骁将军英明神武贾军师算无遗策老早就想睹风采只可惜咱们进将军营府啊再者过几天那天下都称之为传说般物司空大要来也想见见朝廷军队天威和司空大风姿啊您看能能带去张将军营中转转啊。”
  李归闻言将头摇跟拨浪鼓般道:“小子整天痴心妄想们有什么看都鼻子俩眼再说那军营重地怎么能带进去呢?”
  苏凌料到李归会有此说嘿嘿笑道:“李大哥什么物那有大本事带小小小民进去想来手到擒来事情......”说着从怀中摸出20两银子朝李归面前递讪笑道:“些碎银子李大哥买点酒喝......”
  李归看眼没有先说话只把袖子朝着那银子上抹便收进怀中才道:“额既然样说那就带进去次也没什么大事但小子要听话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跟着准乱跑知道么?还有银子可拿明天晌午之前手下两军卒会来接打点们用。”
  苏凌忙点点头道:“那自然保证听李大哥话。”
  苏凌转头对着白书生道:“白大哥反正闲着也闲着如同去溜达溜达。”
  白书生想会儿摇摇头道:“就去去宛阳翻过大山还要走段来回少说2天若去小兰怎么办们去。”
  苏凌闻言低下头去眼中片黯然。
  白书生只道因为自己能去而遗憾哈哈大笑道:“去去都样待回来跟讲讲看到见闻就啦!”
  苏凌心中有些凄然但神情极力克制强笑道:“那也......”
  “砰——”声门被推开声音传来道:“们要去宛阳玩带!”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