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下载免费读
保尔和达雅来到莫斯科,借住在一个机关的档案库里。这个单位的领导帮助保尔住进了一家专科医院。
  直到现在保尔才体会到,当一个人拥有健康和青春活力的时候,坚强是比较简单和容易办到的事;只有在生活如同铁环般把你紧紧箍住的时候,坚强才是光荣的业绩。
  从保尔住进档案库那个晚上算起,已经一年半过去了。这十八个月里他所遭受的痛苦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
  在医院里,阿韦尔巴赫教授坦率地告诉保尔,恢复视力已不可能。如果将来有一天炎症能够消失,可以试着给他做个瞳孔手术。他建议先进行外科治疗,消除炎症。
  他们征求保尔的意见,保尔表示,凡是医生认为必要做的,他都同意。
  当保尔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刀割开颈部,切除一侧的副甲状腺时,死神的黑翅膀曾经碰过他三次。但是保尔的生命力十分顽强。每次,经过几个小时提心吊胆的等待之后,达雅总是发现丈夫尽管脸色如同死人般惨白,可是毕竟还活着,而且跟往常一样镇定和蔼。
  “别担心,小姑娘。要我进棺材可没那么容易。我还要活下去,而且要大干一场,有意跟那些医学权威的结论捣捣乱。他们对我病情的诊断完全正确,但是硬说我百分之百地丧失了劳动能力,那就大错特错了。咱们还是走着瞧吧。”
  保尔坚定地选择了一条道路,决心通过这条道路重返新生活建设者的行列。
  冬天过去了,春天叩开了紧闭的窗户。失血过多的保尔挺过了最后一次手术,他觉得再也无法在医院里待下去了。十几个月来,每天看到的是周围各种病人的痛苦,听到的是垂死病人的呻吟和哀号,这比忍受自身的病痛更为艰难。
  当医生提议再做一次手术时,他冷冷地拒绝了。
  “不用了。我已经做够了。我已经把我的一部分鲜血献给了科学,剩下的留给我自己派点儿别的用场吧。”
  当天保尔就写信给党中央委员会,请求帮助他在莫斯科定居下来,因为他的妻子就在这儿工作,而且他本人再继续到处求医也毫无意义。这是他头一次向党请求帮助。莫斯科苏维埃对他的信做了批复,拨给他一间房子。于是,他怀着永远不再回来的唯一愿望告别了医院。
  那间简陋的房子坐落在克鲁泡特金大街一条僻静的胡同里,保尔觉得,这已经是至高享受了。半夜醒来时,他还常常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远离医院了。
  达雅已经转为正式党员。她顽强地工作着。不管个人生活遭遇了多大的不幸,她并没有落在其他突击手后面。群众非常信任这个沉默寡言的女工,她被选为工厂委员会的委员。保尔由于妻子成了布尔什维克而感到自豪,这大大减轻了他的痛苦。
  巴扎诺娃医生出差到莫斯科,前来看望保尔。他们谈了很久。保尔激动地告诉她,自己已经选定了一条道路,力争在不久的将来重返战士的行列。
  她看见保尔两鬓已经长出银色的发丝,不由得低声说:“我看得出,您经受了很多磨难。但是您仍然没有丧失您那永不熄灭的热情。还有什么比这更可贵的呢?您做了五年的准备,现在决定动笔了,这很好。可是您怎么工作呢?”
  保尔笑了笑,安慰她说:“明天他们会给我送来一块格子板,是用硬纸板刻出来的。没有这东西我写不成字。上一行和下一行常常串起来。我琢磨了很久才想出这个办法,那就是在硬纸板上刻出一条条长格子,使我的铅笔不会写到格子外面去。当你看不见你所写的字的时候,写字是很困难的,但并非不可能。我坚信这一点。我曾经试了很久,但是怎么也写不好。现在我开始慢慢地写,每个字母都写得很小心,结果相当不错。”
  保尔开始写作了。
  他打算写一部描述英勇的科托夫斯基骑兵师的中篇小说。书名自然而然就跃入了脑海:《暴风雨所诞生的》。
  从这天起,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本书的创作上面。慢慢地,一行接一行,写成了许多页。他忘却了一切,沉浸在书中的人物形象当中,也初次体验到了创作的痛苦。那些鲜明难忘的场景那么清晰地重现出来,但是他却无法将它们转化为文字,写出的字句是那样苍白无力、缺乏激情。
  凡是他写好的东西,都必须逐字逐句背下来。否则,线索一断,写作就受到了阻碍。母亲忐忑不安地注视着儿子的工作。
  在创作过程中,他经常必须凭着记忆整页、甚至整章地背诵,弄得他母亲有时候觉得儿子好像发疯了。在他写作的时候,她不敢走到他跟前。只有在替他把滑落到地板上的稿纸一张张捡起来的时候,才胆怯地说:“保夫鲁沙,你还是干点儿别的事情吧。哪儿见过像你这样,写起来没个完的……”
  看见她这样忧心忡忡,保尔不由得笑了起来,并且向母亲保证,他还没有到完全“发疯”的地步。
  构思中的小说,已经写完了三章。保尔把手稿寄到敖德萨,请科托夫斯基师的一些老同志提意见。他很快就得到了赞许的回答,谁知手稿竟在寄回来的途中被邮局丢失了。六个月的心血白费了。这对他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非常后悔没有复制一份,就把唯一的底稿寄出去。他把自己的损失告诉了列杰尼奥夫。
保尔和达雅来到莫斯科借住在一个机关的档案库里这个单位的领导帮助保尔住进了一家专科医院直到现在保尔才体会到当一个人拥有健康和青春活力的时候坚强是比较简单和容易办到的事只有在生活如同铁环般把你紧紧箍住的时候坚强才是光荣的业绩从保尔住进档案库那个晚上算起已经一年半过去了这十八个月里他所遭受的痛苦是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在医院里阿韦尔巴赫教授坦率地告诉保尔恢复视力已不可能如果将来有一天炎症能够消失可以试着给他做个瞳孔手术他建议先进行外科治疗消除炎症他们征求保尔的意见保尔表示凡是医生认为必要做的他都同意当保尔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刀割开颈部切除一侧的副甲状腺时死神的黑翅膀曾经碰过他三次但是保尔的生命力十分顽强每次经过几个小时提心吊胆的等待之后达雅总是发现丈夫尽管脸色如同死人般惨白可是毕竟还活着而且跟往常一样镇定和蔼别担心小姑娘要我进棺材可没那么容易我还要活下去而且要大干一场有意跟那些医学权威的结论捣捣乱他们对我病情的诊断完全正确但是硬说我百分之百地丧失了劳动能力那就大错特错了咱们还是走着瞧吧保尔坚定地选择了一条道路决心通过这条道路重返新生活建设者的行列冬天过去了春天叩开了紧闭的窗户失血过多的保尔挺过了最后一次手术他觉得再也无法在医院里待下去了十几个月来每天看到的是周围各种病人的痛苦听到的是垂死病人的呻吟和哀号这比忍受自身的病痛更为艰难当医生提议再做一次手术时他冷冷地拒绝了不用了我已经做够了我已经把我的一部分鲜血献给了科学剩下的留给我自己派点儿别的用场吧当天保尔就写信给党中央委员会请求帮助他在莫斯科定居下来因为他的妻子就在这儿工作而且他本人再继续到处求医也毫无意义这是他头一次向党请求帮助莫斯科苏维埃对他的信做了批复拨给他一间房子于是他怀着永远不再回来的唯一愿望告别了医院那间简陋的房子坐落在克鲁泡特金大街一条僻静的胡同里保尔觉得这已经是至高享受了半夜醒来时他还常常不敢相信自己已经远离医院了达雅已经转为正式党员她顽强地工作着不管个人生活遭遇了多大的不幸她并没有落在其他突击手后面群众非常信任这个沉默寡言的女工她被选为工厂委员会的委员保尔由于妻子成了布尔什维克而感到自豪这大大减轻了他的痛苦巴扎诺娃医生出差到莫斯科前来看望保尔他们谈了很久保尔激动地告诉她自己已经选定了一条道路力争在不久的将来重返战士的行列她看见保尔两鬓已经长出银色的发丝不由得低声说我看得出您经受了很多磨难但是您仍然没有丧失您那永不熄灭的热情还有什么比这更可贵的呢您做了五年的准备现在决定动笔了这很好可是您怎么工作呢保尔笑了笑安慰她说明天他们会给我送来一块格子板是用硬纸板刻出来的没有这东西我写不成字上一行和下一行常常串起来我琢磨了很久才想出这个办法那就是在硬纸板上刻出一条条长格子使我的铅笔不会写到格子外面去当你看不见你所写的字的时候写字是很困难的但并非不可能我坚信这一点我曾经试了很久但是怎么也写不好现在我开始慢慢地写每个字母都写得很小心结果相当不错保尔开始写作了他打算写一部描述英勇的科托夫斯基骑兵师的中篇小说书名自然而然就跃入了脑海暴风雨所诞生的从这天起他就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本书的创作上面慢慢地一行接一行写成了许多页他忘却了一切沉浸在书中的人物形象当中也初次体验到了创作的痛苦那些鲜明难忘的场景那么清晰地重现出来但是他却无法将它们转化为文字写出的字句是那样苍白无力缺乏激情凡是他写好的东西都必须逐字逐句背下来否则线索一断写作就受到了阻碍母亲忐忑不安地注视着儿子的工作在创作过程中他经常必须凭着记忆整页甚至整章地背诵弄得他母亲有时候觉得儿子好像发疯了在他写作的时候她不敢走到他跟前只有在替他把滑落到地板上的稿纸一张张捡起来的时候才胆怯地说保夫鲁沙你还是干点儿别的事情吧哪儿见过像你这样写起来没个完的看见她这样忧心忡忡保尔不由得笑了起来并且向母亲保证他还没有到完全发疯的地步构思中的小说已经写完了三章保尔把手稿寄到敖德萨请科托夫斯基师的一些老同志提意见他很快就得到了赞许的回答谁知手稿竟在寄回来的途中被邮局丢失了六个月的心血白费了这对他是一个沉重的打击他非常后悔没有复制一份就把唯一的底稿寄出去他把自己的损失告诉了列杰尼奥夫保尔和达雅来到莫斯科借住在机关档案库里。单位领导帮助保尔住进家专科医院。
  直到现在保尔才体会到当拥有健康和青春活力时候坚强比较简单和容易办到事;只有在生活如同铁环般把紧紧箍住时候坚强才光荣业绩。
  从保尔住进档案库那晚上算起已经年半过去。十八月里所遭受痛苦难以用语言表达。
  在医院里阿韦尔巴赫教授坦率地告诉保尔恢复视力已可能。如果将来有天炎症能够消失可以试着给做瞳孔手术。建议先进行外科治疗消除炎症。
  们征求保尔意见保尔表示凡医生认为必要做都同意。
  当保尔躺在手术台上手术刀割开颈部切除侧副甲状腺时死神黑翅膀曾经碰过三次。但保尔生命力十分顽强。每次经过几小时提心吊胆等待之后达雅总发现丈夫尽管脸色如同死般惨白可毕竟还活着而且跟往常样镇定和蔼。
  “别担心小姑娘。要进棺材可没那么容易。还要活下去而且要大干场有意跟那些医学权威结论捣捣乱。们对病情诊断完全正确但硬说百分之百地丧失劳动能力那就大错特错。咱们还走着瞧。”
  保尔坚定地选择条道路决心通过条道路重返新生活建设者行列。
  冬天过去春天叩开紧闭窗户。失血过多保尔挺过最后次手术觉得再也无法在医院里待下去。十几月来每天看到周围各种病痛苦听到垂死病呻吟和哀号比忍受自身病痛更为艰难。
  当医生提议再做次手术时冷冷地拒绝。
  “用。已经做够。已经把部分鲜血献给科学剩下留给自己派点儿别用场。”
  当天保尔就写信给党中央委员会请求帮助在莫斯科定居下来因为妻子就在儿工作而且本再继续到处求医也毫无意义。头次向党请求帮助。莫斯科苏维埃对信做批复拨给间房子。于怀着永远再回来唯愿望告别医院。
  那间简陋房子坐落在克鲁泡特金大街条僻静胡同里保尔觉得已经至高享受。半夜醒来时还常常敢相信自己已经远离医院。
  达雅已经转为正式党员。她顽强地工作着。管生活遭遇多大幸她并没有落在其突击手后面。群众非常信任沉默寡言女工她被选为工厂委员会委员。保尔由于妻子成布尔什维克而感到自豪大大减轻痛苦。
  巴扎诺娃医生出差到莫斯科前来看望保尔。们谈很久。保尔激动地告诉她自己已经选定条道路力争在久将来重返战士行列。
  她看见保尔两鬓已经长出银色发丝由得低声说:“看得出您经受很多磨难。但您仍然没有丧失您那永熄灭热情。还有什么比更可贵呢?您做五年准备现在决定动笔很。可您怎么工作呢?”
  保尔笑笑安慰她说:“明天们会给送来块格子板用硬纸板刻出来。没有东西写成字。上行和下行常常串起来。琢磨很久才想出办法那就在硬纸板上刻出条条长格子使铅笔会写到格子外面去。当看见所写字时候写字很困难但并非可能。坚信点。曾经试很久但怎么也写。现在开始慢慢地写每字母都写得很小心结果相当错。”
  保尔开始写作。
  打算写部描述英勇科托夫斯基骑兵师中篇小说。书名自然而然就跃入脑海:《暴风雨所诞生》。
  从天起就全身心地投入到本书创作上面。慢慢地行接行写成许多页。忘却切沉浸在书中物形象当中也初次体验到创作痛苦。那些鲜明难忘场景那么清晰地重现出来但却无法将它们转化为文字写出字句那样苍白无力、缺乏激情。
  凡写东西都必须逐字逐句背下来。否则线索断写作就受到阻碍。母亲忐忑安地注视着儿子工作。
  在创作过程中经常必须凭着记忆整页、甚至整章地背诵弄得母亲有时候觉得儿子像发疯。在写作时候她敢走到跟前。只有在替把滑落到地板上稿纸张张捡起来时候才胆怯地说:“保夫鲁沙还干点儿别事情。哪儿见过像样写起来没完……”
  看见她样忧心忡忡保尔由得笑起来并且向母亲保证还没有到完全“发疯”地步。
  构思中小说已经写完三章。保尔把手稿寄到敖德萨请科托夫斯基师些老同志提意见。很快就得到赞许回答谁知手稿竟在寄回来途中被邮局丢失。六月心血白费。对沉重打击。非常后悔没有复制份就把唯底稿寄出去。把自己损失告诉列杰尼奥夫。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