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丢到慎刑司玩玩儿

下载免费读
楚洛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回了东宫。
  层层纱帐外一缕香炉轻烟袅袅,此情此景,十分的眼熟。
  楚洛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那股心绞痛。
  言灵之毒一般一个月到三个月一发作,毕竟死士暗卫是要给自己主子卖命的,做个任务可能一出去就要很远,毒发时间太短不方便,而且还会因为用药猛而伤身。
  最毒妇人心,她没想到楚卫氏竟然这般狠毒,才三天就让她发作了,这是明摆着没想让她几天、尽快榨干她所有的价值啊!
  而且言灵都是“私人定制”毒,主药成分配比几乎都不变,辅药却是可以有各种不同的变化,已达到各种客人所需的毒发时常、毒发痛苦程度、乃至毒发症状等等要求。
  楚洛费力地抬起手,搭上自己的脉搏。
  把了半晌,舔了舔牙尖儿,被气笑了。
  最基本普通的言灵毒发作的时候,会浑身无力的,就是那种百蚁噬心全身骨肉都在痛,但是想要自尽却是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而楚洛这回竟然只有心脏蚀骨剧痛,且吐血,这症状明显是故意经过改变,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中了言灵。
  而定制这份言灵的毒师更妙的是,把脉竟然还很难把出来什么问题——
  反正楚洛这把脉水平,只能把出来她是得了心疾。
  无耻!
  楚钰宁嫁的可是皇家,出嫁前宫里的嬷嬷以及太医全都严格检查过楚钰宁的身体状况,哪里有“心疾”!
楚洛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回了东宫层层纱帐外一缕香炉轻烟袅袅此情此景十分的眼熟楚洛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那股心绞痛言灵之毒一般一个月到三个月一发作毕竟死士暗卫是要给自己主子卖命的做个任务可能一出去就要很远毒发时间太短不方便而且还会因为用药猛而伤身最毒妇人心她没想到楚卫氏竟然这般狠毒才三天就让她发作了这是明摆着没想让她几天尽快榨干她所有的价值啊而且言灵都是私人定制毒主药成分配比几乎都不变辅药却是可以有各种不同的变化已达到各种客人所需的毒发时常毒发痛苦程度乃至毒发症状等等要求楚洛费力地抬起手搭上自己的脉搏把了半晌舔了舔牙尖儿被气笑了最基本普通的言灵毒发作的时候会浑身无力的就是那种百蚁噬心全身骨肉都在痛但是想要自尽却是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而楚洛这回竟然只有心脏蚀骨剧痛且吐血这症状明显是故意经过改变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中了言灵而定制这份言灵的毒师更妙的是把脉竟然还很难把出来什么问题反正楚洛这把脉水平只能把出来她是得了心疾无耻楚钰宁嫁的可是皇家出嫁前宫里的嬷嬷以及太医全都严格检查过楚钰宁的身体状况哪里有心疾这突然冒出来的心疾只能是嫁到东宫这三天吓出来的太子喜怒无常还是个杀妻狂魔成日惶恐战战兢兢被吓出心疾也不是不可能太子甚至还会因此更加厌弃她醒了楚洛吓了一跳不知何时那位太子殿下站在她的床边隔着一道薄薄的幔帐盯着她他蓦地笑了听不出情绪醒了便来聊聊吧不管怎么样太子没有趁她病要她命还愿意主动让她聊聊就十分让楚洛感动涕零了然而这份感动在芹葙进来挂好幔帐蹭地匕首出鞘抵在她喉咙上的时候吓没了殷迟枫不知何时换了身衣裳他坐在楚洛不远处的软塌上斜斜卧着单手撑着脑袋似是有些困倦恹恹地打了个哈欠给你一句话的机会孤若是不感兴趣就把你丢到慎刑司玩玩儿去楚洛这倒大可不必殷迟枫掌管慎刑司他的前几任太子妃其中就有俩去慎刑司玩去了其中一个没了皮只剩下一副鲜血淋漓的血和肉还有一个被施了梳洗之刑浑身上下都被铁梳子梳了个遍只剩了个沾着肉沫的骨架楚洛打了个寒颤一句话她想说的不止一句话啊她还想循循善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呢快点芹葙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匕首往前递了递细白的脖颈瞬间被印出了一条血线血珠顺着脖子滚落到白色的衣领里绽开一朵朵红梅楚洛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回了东宫。
  层层纱帐外一缕香炉轻烟袅袅,此情此景,十分的眼熟。
  楚洛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那股心绞痛。
  言灵之毒一般一个月到三个月一发作,毕竟死士暗卫是要给自己主子卖命的,做个任务可能一出去就要很远,毒发时间太短不方便,而且还会因为用药猛而伤身。
  最毒妇人心,她没想到楚卫氏竟然这般狠毒,才三天就让她发作了,这是明摆着没想让她几天、尽快榨干她所有的价值啊!
  而且言灵都是“私人定制”毒,主药成分配比几乎都不变,辅药却是可以有各种不同的变化,已达到各种客人所需的毒发时常、毒发痛苦程度、乃至毒发症状等等要求。
  楚洛费力地抬起手,搭上自己的脉搏。
  把了半晌,舔了舔牙尖儿,被气笑了。
  最基本普通的言灵毒发作的时候,会浑身无力的,就是那种百蚁噬心全身骨肉都在痛,但是想要自尽却是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而楚洛这回竟然只有心脏蚀骨剧痛,且吐血,这症状明显是故意经过改变,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中了言灵。
  而定制这份言灵的毒师更妙的是,把脉竟然还很难把出来什么问题——
  反正楚洛这把脉水平,只能把出来她是得了心疾。
  无耻!
  楚钰宁嫁的可是皇家,出嫁前宫里的嬷嬷以及太医全都严格检查过楚钰宁的身体状况,哪里有“心疾”!
  这突然冒出来的心疾,只能是嫁到东宫这三天吓出来的!
  ——太子喜怒无常,还是个杀妻狂魔,成日惶恐战战兢兢被吓出心疾也不是不可能,太子甚至还会因此更加厌弃她。
  “醒了?”
  楚洛吓了一跳,不知何时,那位太子殿下站在她的床边,隔着一道薄薄的幔帐盯着她。
  他蓦地笑了,听不出情绪:“醒了,便来聊聊吧。”
  *
  不管怎么样,太子没有趁她病要她命,还愿意主动让她聊聊,就十分让楚洛感动涕零了。
  然而这份感动,在芹葙进来挂好幔帐,“蹭”地匕首出鞘抵在她喉咙上的时候吓没了。
  殷迟枫不知何时换了身衣裳。
  他坐在楚洛不远处的软塌上,斜斜卧着单手撑着脑袋,似是有些困倦,恹恹地打了个哈欠:“给你一句话的机会。孤若是不感兴趣,就把你丢到慎刑司玩玩儿去。”
  楚洛:“!!!”
  这倒大可不必!
  殷迟枫掌管慎刑司,他的前几任太子妃,其中就有俩去慎刑司“玩”去了。
  ……其中一个没了皮,只剩下一副鲜血淋漓的血和肉。还有一个被施了梳洗之刑,浑身上下都被铁梳子梳了个遍,只剩了个沾着肉沫的骨架。
  楚洛打了个寒颤。
  一句话……
  她想说的不止一句话啊!
  她还想循循善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呢!
  “快点。”芹葙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匕首往前递了递。
  细白的脖颈瞬间被印出了一条血线,血珠顺着脖子滚落到白色的衣领里,绽开一朵朵红梅。
楚洛再次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回了东宫。
  层层纱帐外一缕香炉轻烟袅袅,此情此景,十分的眼熟。
  楚洛躺在床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那股心绞痛。
  言灵之毒一般一个月到三个月一发作,毕竟死士暗卫是要给自己主子卖命的,做个任务可能一出去就要很远,毒发时间太短不方便,而且还会因为用药猛而伤身。
  最毒妇人心,她没想到楚卫氏竟然这般狠毒,才三天就让她发作了,这是明摆着没想让她几天、尽快榨干她所有的价值啊!
  而且言灵都是“私人定制”毒,主药成分配比几乎都不变,辅药却是可以有各种不同的变化,已达到各种客人所需的毒发时常、毒发痛苦程度、乃至毒发症状等等要求。
  楚洛费力地抬起手,搭上自己的脉搏。
  把了半晌,舔了舔牙尖儿,被气笑了。
  最基本普通的言灵毒发作的时候,会浑身无力的,就是那种百蚁噬心全身骨肉都在痛,但是想要自尽却是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而楚洛这回竟然只有心脏蚀骨剧痛,且吐血,这症状明显是故意经过改变,就是为了不让人发现她中了言灵。
  而定制这份言灵的毒师更妙的是,把脉竟然还很难把出来什么问题——
  反正楚洛这把脉水平,只能把出来她是得了心疾。
  无耻!
  楚钰宁嫁的可是皇家,出嫁前宫里的嬷嬷以及太医全都严格检查过楚钰宁的身体状况,哪里有“心疾”!
  这突然冒出来的心疾,只能是嫁到东宫这三天吓出来的!
  ——太子喜怒无常,还是个杀妻狂魔,成日惶恐战战兢兢被吓出心疾也不是不可能,太子甚至还会因此更加厌弃她。
  “醒了?”
  楚洛吓了一跳,不知何时,那位太子殿下站在她的床边,隔着一道薄薄的幔帐盯着她。
  他蓦地笑了,听不出情绪:“醒了,便来聊聊吧。”
  *
  不管怎么样,太子没有趁她病要她命,还愿意主动让她聊聊,就十分让楚洛感动涕零了。
  然而这份感动,在芹葙进来挂好幔帐,“蹭”地匕首出鞘抵在她喉咙上的时候吓没了。
  殷迟枫不知何时换了身衣裳。
  他坐在楚洛不远处的软塌上,斜斜卧着单手撑着脑袋,似是有些困倦,恹恹地打了个哈欠:“给你一句话的机会。孤若是不感兴趣,就把你丢到慎刑司玩玩儿去。”
  楚洛:“!!!”
  这倒大可不必!
  殷迟枫掌管慎刑司,他的前几任太子妃,其中就有俩去慎刑司“玩”去了。
  ……其中一个没了皮,只剩下一副鲜血淋漓的血和肉。还有一个被施了梳洗之刑,浑身上下都被铁梳子梳了个遍,只剩了个沾着肉沫的骨架。
  楚洛打了个寒颤。
  一句话……
  她想说的不止一句话啊!
  她还想循循善诱,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呢!
  “快点。”芹葙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匕首往前递了递。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