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真爱无敌8

下载免费读
李修澜居高临下的看了楚蕴一眼。
  坐在对面,也不说话。
  只用眼神示意身边的助理。
  助理秒懂,“我们总裁只和乐可儿小姐谈。”
  楚蕴笑了,“乐可儿是我哥哥的秘书。”
  一个秘书,是没有谈判资格的。
  李修澜眯了眯眼。
  助理察言观色,连忙道,“这是我们的条件,必须要乐可儿小姐在场。”
  算是退了一步,只要人在场就行。
  楚蕴呵笑一声。
  真是无时无刻都离不开啊。
  本来今天要谈的也只是一些细节。
  楚蕴之所以出席是因为要尽快熟悉这次合作的内容。
  但是李修澜作为李氏的总裁,还是实实在在的掌权者,为了这么点小破合同亲自到场。
  目的不要太明显。
  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
  楚蕴直接让白幽去叫人。
  期间李修澜都是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的意思。
  楚蕴也懒得开口。
  13任你装,我怂算我输。
  旁边陪着等的人都觉得冷。
  两位好歹还是未婚夫妻啊喂,怎么搞得比陌生人还不如。
  没一会儿,穿着一身白色修身职业套装的乐可儿就来了。
  身边还跟着梁明远。
  楚蕴差点没笑出声。
  一个李修澜不够,还来个梁明远。
  这是要唱戏丫。
  梁明远是真的被玛丽苏光环照耀的脑残了。
  这个时候不想着好好保住自己的位置,还有心情当护花使者。
  乐可儿看到李修澜,顿时身体一僵,手指搅动着。
  不安的问道,“梁副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楚蕴懒懒的靠在椅子上,“不是我找你,是李总找你。”
  乐可儿更紧张了。
  圆溜溜的眼睛到处转,就是不敢和李修澜对上。
  李修澜觉得她这模样有趣,起了逗弄的心思。
  嘴角冰冷的弧度弯了弯。
  “我渴了。”
  乐可儿一愣,抬起头。
  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更不自在。
  这是专门叫她过来端茶倒水的吗?
  乐可儿咬唇,“李总想喝点什么?”
  李修澜不说话。
  乐可儿没办法,只能说道,“那李总您稍等。”
  说完就退出会客厅。
  过了大概两分钟,乐可儿回来了,手里托着着三杯咖啡。
  弯腰递给李修澜,“李总,请用。”
  李修澜扯了扯嘴角,“我不想喝咖啡。”
  乐可儿脸色一苦,只得道,“那您稍等,我这就给您换。”
  说完又把另一杯递给梁明远。
  梁明远倒是很给面子的接了。
  面色不善的盯了李修澜一眼。
  李修澜回他凌厉的一眼。
  乐可儿又把剩下的一杯咖啡给楚蕴。
  “梁副总,请。”
  楚蕴手指头都没动一下。
  “我也不想喝咖啡。”
  话一出口,就同时收到了两道不善的目光。
  李修澜和梁明远同时瞪着她,仿佛她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
  乐可儿更是脸色都白了,指尖微微颤抖。
  显然心里不平静。
  楚蕴完全不在意。
  哼哼。
  就许你嘴刁,本宫也不是什么都喝的。
  谁还不是小公举啊。
  乐可儿端着托盘出去了,背影颇有点忍辱负重的感觉。
  楚蕴接收到李修澜警告的一眼,挑了挑眉。
  乐可儿第二次送进来的是茶。
  李修澜再次端着一张脸,不满,“我从不喝红茶,你忘了?”
  楚蕴也说道,“我也不想喝红茶。”
李修澜居高临下的看了楚蕴一眼坐在对面也不说话只用眼神示意身边的助理助理秒懂我们总裁只和乐可儿小姐谈楚蕴笑了乐可儿是我哥哥的秘书一个秘书是没有谈判资格的李修澜眯了眯眼助理察言观色连忙道这是我们的条件必须要乐可儿小姐在场算是退了一步只要人在场就行楚蕴呵笑一声真是无时无刻都离不开啊本来今天要谈的也只是一些细节楚蕴之所以出席是因为要尽快熟悉这次合作的内容但是李修澜作为李氏的总裁还是实实在在的掌权者为了这么点小破合同亲自到场目的不要太明显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楚蕴直接让白幽去叫人期间李修澜都是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的意思楚蕴也懒得开口任你装我怂算我输旁边陪着等的人都觉得冷两位好歹还是未婚夫妻啊喂怎么搞得比陌生人还不如没一会儿穿着一身白色修身职业套装的乐可儿就来了身边还跟着梁明远楚蕴差点没笑出声一个李修澜不够还来个梁明远这是要唱戏丫梁明远是真的被玛丽苏光环照耀的脑残了这个时候不想着好好保住自己的位置还有心情当护花使者乐可儿看到李修澜顿时身体一僵手指搅动着不安的问道梁副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楚蕴懒懒的靠在椅子上不是我找你是李总找你乐可儿更紧张了圆溜溜的眼睛到处转就是不敢和李修澜对上李修澜觉得她这模样有趣起了逗弄的心思嘴角冰冷的弧度弯了弯我渴了乐可儿一愣抬起头见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更不自在这是专门叫她过来端茶倒水的吗乐可儿咬唇李总想喝点什么李修澜不说话乐可儿没办法只能说道那李总您稍等说完就退出会客厅过了大概两分钟乐可儿回来了手里托着着三杯咖啡弯腰递给李修澜李总请用李修澜扯了扯嘴角我不想喝咖啡乐可儿脸色一苦只得道那您稍等我这就给您换说完又把另一杯递给梁明远梁明远倒是很给面子的接了面色不善的盯了李修澜一眼李修澜回他凌厉的一眼乐可儿又把剩下的一杯咖啡给楚蕴梁副总请楚蕴手指头都没动一下我也不想喝咖啡话一出口就同时收到了两道不善的目光李修澜和梁明远同时瞪着她仿佛她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乐可儿更是脸色都白了指尖微微颤抖显然心里不平静楚蕴完全不在意哼哼就许你嘴刁本宫也不是什么都喝的谁还不是小公举啊乐可儿端着托盘出去了背影颇有点忍辱负重的感觉楚蕴接收到李修澜警告的一眼挑了挑眉乐可儿第二次送进来的是茶李修澜再次端着一张脸不满我从不喝红茶你忘了楚蕴也说道我也不想喝红茶李修澜居高临下看楚蕴眼。
  坐在对面也说话。
  只用眼神示意身边助理。
  助理秒懂“们总裁只和乐可儿小姐谈。”
  楚蕴笑“乐可儿哥哥秘书。”
  秘书没有谈判资格。
  李修澜眯眯眼。
  助理察言观色连忙道“们条件必须要乐可儿小姐在场。”
  算退步只要在场就行。
  楚蕴呵笑声。
  真无时无刻都离开啊。
  本来今天要谈也只些细节。
  楚蕴之所以出席因为要尽快熟悉次合作内容。
  但李修澜作为李氏总裁还实实在在掌权者为么点小破合同亲自到场。
  目要太明显。
  过也算什么大事。
  楚蕴直接让白幽去叫。
  期间李修澜都冷着张脸没有说话意思。
  楚蕴也懒得开口。
  13任装怂算输。
  旁边陪着等都觉得冷。
  两位歹还未婚夫妻啊喂怎么搞得比陌生还如。
  没会儿穿着身白色修身职业套装乐可儿就来。
  身边还跟着梁明远。
  楚蕴差点没笑出声。
  李修澜够还来梁明远。
  要唱戏丫。
  梁明远真被玛丽苏光环照耀脑残。
  时候想着保住自己位置还有心情当护花使者。
  乐可儿看到李修澜顿时身体僵手指搅动着。
  安问道“梁副总您找...有什么事?”
  楚蕴懒懒靠在椅子上“找李总找。”
  乐可儿更紧张。
  圆溜溜眼睛到处转就敢和李修澜对上。
  李修澜觉得她模样有趣起逗弄心思。
  嘴角冰冷弧度弯弯。
  “渴。”
  乐可儿愣抬起头。
  见所有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更自在。
  专门叫她过来端茶倒水?
  乐可儿咬唇“李总想喝点什么?”
  李修澜说话。
  乐可儿没办法只能说道“那李总您稍等。”
  说完就退出会客厅。
  过大概两分钟乐可儿回来手里托着着三杯咖啡。
  弯腰递给李修澜“李总请用。”
  李修澜扯扯嘴角“想喝咖啡。”
  乐可儿脸色苦只得道“那您稍等就给您换。”
  说完又把另杯递给梁明远。
  梁明远倒很给面子接。
  面色善盯李修澜眼。
  李修澜回凌厉眼。
  乐可儿又把剩下杯咖啡给楚蕴。
  “梁副总请。”
  楚蕴手指头都没动下。
  “也想喝咖啡。”
  话出口就同时收到两道善目光。
  李修澜和梁明远同时瞪着她仿佛她干什么天怒怨事。
  乐可儿更脸色都白指尖微微颤抖。
  显然心里平静。
  楚蕴完全在意。
  哼哼。
  就许嘴刁本宫也什么都喝。
  谁还小公举啊。
  乐可儿端着托盘出去背影颇有点忍辱负重感觉。
  楚蕴接收到李修澜警告眼挑挑眉。
  乐可儿第二次送进来茶。
  李修澜再次端着张脸满“从喝红茶忘?”
  楚蕴也说道“也想喝红茶。”
李修澜居高临下的看了楚蕴一眼。
  坐在对面,也不说话。
  只用眼神示意身边的助理。
  助理秒懂,“我们总裁只和乐可儿小姐谈。”
  楚蕴笑了,“乐可儿是我哥哥的秘书。”
  一个秘书,是没有谈判资格的。
  李修澜眯了眯眼。
  助理察言观色,连忙道,“这是我们的条件,必须要乐可儿小姐在场。”
  算是退了一步,只要人在场就行。
  楚蕴呵笑一声。
  真是无时无刻都离不开啊。
  本来今天要谈的也只是一些细节。
  楚蕴之所以出席是因为要尽快熟悉这次合作的内容。
  但是李修澜作为李氏的总裁,还是实实在在的掌权者,为了这么点小破合同亲自到场。
  目的不要太明显。
  不过也不算什么大事。
  楚蕴直接让白幽去叫人。
  期间李修澜都是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的意思。
  楚蕴也懒得开口。
  13任你装,我怂算我输。
  旁边陪着等的人都觉得冷。
  两位好歹还是未婚夫妻啊喂,怎么搞得比陌生人还不如。
  没一会儿,穿着一身白色修身职业套装的乐可儿就来了。
  身边还跟着梁明远。
  楚蕴差点没笑出声。
  一个李修澜不够,还来个梁明远。
  这是要唱戏丫。
  梁明远是真的被玛丽苏光环照耀的脑残了。
  这个时候不想着好好保住自己的位置,还有心情当护花使者。
  乐可儿看到李修澜,顿时身体一僵,手指搅动着。
  不安的问道,“梁副总,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楚蕴懒懒的靠在椅子上,“不是我找你,是李总找你。”
  乐可儿更紧张了。
  圆溜溜的眼睛到处转,就是不敢和李修澜对上。
  李修澜觉得她这模样有趣,起了逗弄的心思。
  嘴角冰冷的弧度弯了弯。
李修澜居高临下吗看吗楚蕴吗眼。
  坐在对面吗也吗说话。
  只用眼神示意身边吗助理。
  助理秒懂吗“吗们总裁只和乐可儿小姐谈。”
  楚蕴笑吗吗“乐可儿吗吗哥哥吗秘书。”
  吗吗秘书吗吗没有谈判资格吗。
  李修澜眯吗眯眼。
  助理察言观色吗连忙道吗“吗吗吗们吗条件吗必须要乐可儿小姐在场。”
  算吗退吗吗步吗只要吗在场就行。
  楚蕴呵笑吗声。
  真吗无时无刻都离吗开啊。
  本来今天要谈吗也只吗吗些细节。
  楚蕴之所以出席吗因为要尽快熟悉吗次合作吗内容。
  但吗李修澜作为李氏吗总裁吗还吗实实在在吗掌权者吗为吗吗么点小破合同亲自到场。
  目吗吗要太明显。
  吗过也吗算什么大事。
  楚蕴直接让白幽去叫吗。
  期间李修澜都吗冷着吗张脸吗没有说话吗意思。
  楚蕴也懒得开口。
  13任吗装吗吗怂算吗输。
  旁边陪着等吗吗都觉得冷。
  两位吗歹还吗未婚夫妻啊喂吗怎么搞得比陌生吗还吗如。
  没吗会儿吗穿着吗身白色修身职业套装吗乐可儿就来吗。
  身边还跟着梁明远。
  楚蕴差点没笑出声。
  吗吗李修澜吗够吗还来吗梁明远。
  吗吗要唱戏丫。
  梁明远吗真吗被玛丽苏光环照耀吗脑残吗。
  吗吗时候吗想着吗吗保住自己吗位置吗还有心情当护花使者。
  乐可儿看到李修澜吗顿时身体吗僵吗手指搅动着。
  吗安吗问道吗“梁副总吗您找吗...有什么事吗?”
  楚蕴懒懒吗靠在椅子上吗“吗吗吗找吗吗吗李总找吗。”
  乐可儿更紧张吗。
  圆溜溜吗眼睛到处转吗就吗吗敢和李修澜对上。
  李修澜觉得她吗模样有趣吗起吗逗弄吗心思。
  嘴角冰冷吗弧度弯吗弯。
  “吗渴吗。”
  乐可儿吗愣吗抬起头。
  见所有吗吗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吗更吗自在。
  吗吗专门叫她过来端茶倒水吗吗?
  乐可儿咬唇吗“李总想喝点什么?”
  李修澜吗说话。
  乐可儿没办法吗只能说道吗“那李总您稍等。”
  说完就退出会客厅。
  过吗大概两分钟吗乐可儿回来吗吗手里托着着三杯咖啡。
  弯腰递给李修澜吗“李总吗请用。”
  李修澜扯吗扯嘴角吗“吗吗想喝咖啡。”
  乐可儿脸色吗苦吗只得道吗“那您稍等吗吗吗就给您换。”
  说完又把另吗杯递给梁明远。
  梁明远倒吗很给面子吗接吗。
  面色吗善吗盯吗李修澜吗眼。
  李修澜回吗凌厉吗吗眼。
  乐可儿又把剩下吗吗杯咖啡给楚蕴。
  “梁副总吗请。”
  楚蕴手指头都没动吗下。
  “吗也吗想喝咖啡。”
  话吗出口吗就同时收到吗两道吗善吗目光。
  李修澜和梁明远同时瞪着她吗仿佛她干吗什么天怒吗怨吗事。
  乐可儿更吗脸色都白吗吗指尖微微颤抖。
  显然心里吗平静。
  楚蕴完全吗在意。
  哼哼。
  就许吗嘴刁吗本宫也吗吗什么都喝吗。
  谁还吗吗小公举啊。
  乐可儿端着托盘出去吗吗背影颇有点忍辱负重吗感觉。
  楚蕴接收到李修澜警告吗吗眼吗挑吗挑眉。
  乐可儿第二次送进来吗吗茶。
  李修澜再次端着吗张脸吗吗满吗“吗从吗喝红茶吗吗忘吗?”
  楚蕴也说道吗“吗也吗想喝红茶。”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