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下载免费读
第十五章
  
  
  
  白飞鸿三人最后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冲出了韶音秘境。
  
  
  
  顺便捎带上了吊在秘境入口大树上的蔡矜和律察——完全无视了他们看到喷火毕方时那声嘶力竭“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的惨叫。
  
  
  
  将口吐白沫当场昏厥的二人组丢在地上,白飞鸿险之又险地在云间月面前刹住了飞剑,回头看向韶音秘境深处几乎把入口都点燃的火光,她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好悬,差一点就被毕方逮住烤成烧肉了……
  
  
  
  “出来得还挺快。”
  
  林宝婺抱着双臂站在一边,不快地嘀咕了一句。
  
  
  
  这一轮显然是她的小队最先带着战利品离开了韶音秘境,白飞鸿对此倒也不感到意外。林大小姐生性高傲,却很有高傲的本钱。就算前世二人最不和的时候,白飞鸿也不否认她的优秀,更不会对她夺取第一有什么不忿。
  
  
  
  是以,就算是被林大小姐用那样挑衅的目光看着,白飞鸿也只是淡淡的移开了目光。
  
  
  
  不过,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自己没看她之后,林宝婺似乎变得更加不忿了?
  
  
  
  “你们带回指定的猎物了吗?”
  
  
  
  云间月的话音打断了白飞鸿的思绪,她抬起眼来,正好看见花非花将那根尾羽递给了云间月。
  
  
  
  “很好。”
  
  
  
  云间月只是扫了一眼,便轻轻颔首,并没有要接过毕方尾羽的意思。
  
  
  
  正当常晏晏露出茫然的神色时,群青色的羽毛如同被无形的火焰所点燃一般,忽而燃烧起来。
  
  
  
  “咦?”常晏晏张大了眼睛,仓皇地伸出手去,试图扑灭那火焰,“它……它怎么烧起来了?”
  
  
  
  白飞鸿拉住她的手,轻轻冲她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眼睛看向指间摇曳的火光,只是那样静静地注视着。
  
  
  
  青色的磷火宛如散落的细雪,无声的、幽幽的飘散,湮灭在晚风中。
  
  
  
  如梦幻泡影。如晨霜夜露。
  
  
  
  须臾,最后一星青火也烧尽了。白飞鸿这才松开常晏晏的手,极轻地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
第十五章白飞鸿三人最后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冲出了韶音秘境顺便捎带上了吊在秘境入口大树上的蔡矜和律察完全无视了他们看到喷火毕方时那声嘶力竭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的惨叫将口吐白沫当场昏厥的二人组丢在地上白飞鸿险之又险地在云间月面前刹住了飞剑回头看向韶音秘境深处几乎把入口都点燃的火光她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好悬差一点就被毕方逮住烤成烧肉了出来得还挺快林宝婺抱着双臂站在一边不快地嘀咕了一句这一轮显然是她的小队最先带着战利品离开了韶音秘境白飞鸿对此倒也不感到意外林大小姐生性高傲却很有高傲的本钱就算前世二人最不和的时候白飞鸿也不否认她的优秀更不会对她夺取第一有什么不忿是以就算是被林大小姐用那样挑衅的目光看着白飞鸿也只是淡淡的移开了目光不过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自己没看她之后林宝婺似乎变得更加不忿了你们带回指定的猎物了吗云间月的话音打断了白飞鸿的思绪她抬起眼来正好看见花非花将那根尾羽递给了云间月很好云间月只是扫了一眼便轻轻颔首并没有要接过毕方尾羽的意思正当常晏晏露出茫然的神色时群青色的羽毛如同被无形的火焰所点燃一般忽而燃烧起来咦常晏晏张大了眼睛仓皇地伸出手去试图扑灭那火焰它它怎么烧起来了白飞鸿拉住她的手轻轻冲她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眼睛看向指间摇曳的火光只是那样静静地注视着青色的磷火宛如散落的细雪无声的幽幽的飘散湮灭在晚风中如梦幻泡影如晨霜夜露须臾最后一星青火也烧尽了白飞鸿这才松开常晏晏的手极轻地叹了口气这是怎么回事回答常晏晏的是云间月姑射真人在对小辈时倒一向颇有耐心她柔和了声调向年幼的女孩一一道来秘境里的东西很难带到外面来就算带出来了大多也不长久她用目光示意空中飘浮的最后一点余烬就像毕方的尾羽很快便会这样消散了不管怎么说韶音秘境也只是散落的回忆罢了回忆常晏晏茫然的重复了一遍上古大能那些真正的仙人或者神祇他们的神通之处远非我们当世的修真者所能想象说到这里时云间月的神色之中也流露出一丝向往与怅惘移山填海偷天换日活死人肉白骨这些我们需要竭尽所能去做甚至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事于他们而言大多如饮食呼吸一般自然就连你们方才通过的韶音秘境也不过是昔日一位仙人在昆仑小憩时遗落的一场梦罢了您是说常晏晏难以置信地回头去看身后的秘境反反复复看了好几次方才那一切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吗并不是你们做了一场梦云间月好脾气地解释着而是你们进入了那位仙人的梦中我理解你的惊讶但的确上古大能就是如此仅仅是他们散落下来的回忆就已经如此不可思议常晏晏依然满脸的震惊与茫然似乎很难相信如此真实的经历只是仙人遗落的一场梦白飞鸿拍了拍她的肩作为一种无言的安慰事实上她第一次知道秘境究竟是什么时也和她一样惊讶在惊讶之余还感到了一丝可惜云间月望着余烬熄灭惆怅叹道也只有在韶音秘境中才见得到毕方鸟了如今天地灵气衰微已经不知道有几千年没有再见到那些神鸟圣兽了白飞鸿垂下眼帘是啊已经不再有了即使云家人继承了真龙的血脉但这世间的真龙与凤凰也早已绝了踪迹如今还称得上是真龙的也只有早些年从云家的封印中逃脱堕入魔道的那条孽龙而已就算是那条孽龙能够苟延残喘到如今的唯一理由也不过是他被镇压在锁龙井之中多年从而逃过了如其他真龙一样在灵气衰微中陨落的命运你好像不意外呢花非花不知何时已到了她身边笑吟吟地望着她在秘境里我还以为你是不知道那儿不过是虚幻的回忆才会格外对毕方手下留情的原来你都知道吗那为什么还会那么做白飞鸿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方才移开视线第十五章
  
  
  
  白飞鸿三最后还在千钧发之际冲出韶音秘境。
  
  
  
  顺便捎带上吊在秘境入口大树上蔡矜和律察——完全无视们看到喷火毕方时那声嘶力竭“要过来啊啊啊啊啊!!!”惨叫。
  
  
  
  将口吐白沫当场昏厥二组丢在地上白飞鸿险之又险地在云间月面前刹住飞剑回头看向韶音秘境深处几乎把入口都点燃火光她擦下额头上冷汗长长地松口气。
  
  
  
  悬差点就被毕方逮住烤成烧肉……
  
  
  
  “出来得还挺快。”
  
  林宝婺抱着双臂站在边快地嘀咕句。
  
  
  
  轮显然她小队最先带着战利品离开韶音秘境白飞鸿对此倒也感到意外。林大小姐生性高傲却很有高傲本钱。就算前世二最和时候白飞鸿也否认她优秀更会对她夺取第有什么忿。
  
  
  
  以就算被林大小姐用那样挑衅目光看着白飞鸿也只淡淡移开目光。
  
  
  
  过她错觉?总觉得自己没看她之后林宝婺似乎变得更加忿?
  
  
  
  “们带回指定猎物?”
  
  
  
  云间月话音打断白飞鸿思绪她抬起眼来正看见花非花将那根尾羽递给云间月。
  
  
  
  “很。”
  
  
  
  云间月只扫眼便轻轻颔首并没有要接过毕方尾羽意思。
  
  
  
  正当常晏晏露出茫然神色时群青色羽毛如同被无形火焰所点燃般忽而燃烧起来。
  
  
  
  “咦?”常晏晏张大眼睛仓皇地伸出手去试图扑灭那火焰“它……它怎么烧起来?”
  
  
  
  白飞鸿拉住她手轻轻冲她摇摇头琥珀色眼睛看向指间摇曳火光只那样静静地注视着。
  
  
  
  青色磷火宛如散落细雪无声、幽幽飘散湮灭在晚风中。
  
  
  
  如梦幻泡影。如晨霜夜露。
  
  
  
  须臾最后星青火也烧尽。白飞鸿才松开常晏晏手极轻地叹口气。
  
  
  
  “怎么回事?”
  
  
  
  回答常晏晏云间月姑射真在对小辈时倒向颇有耐心她柔和声调向年幼女孩道来。
  
  
  
  “秘境里东西很难带到外面来。就算带出来大多也长久。”她用目光示意空中飘浮最后点余烬“就像毕方尾羽很快便会样消散。管怎么说韶音秘境也只散落回忆罢。”
  
  
  
  “回忆?”常晏晏茫然重复遍。
  
  
  
  “上古大能那些真正仙或者神祇们神通之处远非们当世修真者所能想象。”说到里时云间月神色之中也流露出丝向往与怅惘“移山填海、偷天换日、活死肉白骨……些们需要竭尽所能去做甚至永远也无法做到事于们而言大多如饮食呼吸般自然。就连们方才通过韶音秘境也过昔日位仙在昆仑小憩时遗落场梦罢。”
  
  
  
  “您说……”常晏晏难以置信地回头去看身后秘境反反复复看几次“方才那切……们所经历切都只场梦?”
  
  
  
  “并们做场梦。”云间月脾气地解释着“而们进入那位仙梦中。理解惊讶但确上古大能就如此仅仅们散落下来回忆就已经如此可思议。”
  
  
  
  常晏晏依然满脸震惊与茫然似乎很难相信如此真实经历只仙遗落场梦。白飞鸿拍拍她肩作为种无言安慰。
  
  事实上她第次知道秘境究竟什么时也和她样惊讶。在惊讶之余还感到丝……
  
  
  
  “可惜。”云间月望着余烬熄灭惆怅叹道“也只有在韶音秘境中才见得到毕方鸟。如今天地灵气衰微已经知道有几千年……没有再见到那些神鸟圣兽。”
  
  
  
  白飞鸿垂下眼帘。
  
  
  
  啊已经再有。
  
  
  
  即使云家继承真龙血脉但世间真龙与凤凰也早已绝踪迹。如今还称得上真龙也只有早些年从云家封印中逃脱堕入魔道那条孽龙而已。
  
  
  
  就算那条孽龙能够苟延残喘到如今唯理由也过被镇压在锁龙井之中多年从而逃过如其真龙样在灵气衰微中陨落命运。
  
  
  
  “像意外呢。”花非花知何时已到她身边笑吟吟地望着她“在秘境里还以为知道那儿过虚幻回忆才会格外对毕方手下留情。原来……都知道?那为什么还会那么做?”
  
  
  
  白飞鸿静静地看会儿方才移开视线。
第十五章
  
  
  
  白飞鸿三人最后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冲出了韶音秘境。
  
第十五章
  
  
  
  白飞鸿三人最后还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冲出了韶音秘境。
  
  
  
  顺便捎带上了吊在秘境入口大树上的蔡矜和律察——完全无视了他们看到喷火毕方时那声嘶力竭“你不要过来啊啊啊啊啊!!!”的惨叫。
  
  
  
  将口吐白沫当场昏厥的二人组丢在地上,白飞鸿险之又险地在云间月面前刹住了飞剑,回头看向韶音秘境深处几乎把入口都点燃的火光,她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好悬,差一点就被毕方逮住烤成烧肉了……
  
  
  
  “出来得还挺快。”
  
  林宝婺抱着双臂站在一边,不快地嘀咕了一句。
  
  
  
  这一轮显然是她的小队最先带着战利品离开了韶音秘境,白飞鸿对此倒也不感到意外。林大小姐生性高傲,却很有高傲的本钱。就算前世二人最不和的时候,白飞鸿也不否认她的优秀,更不会对她夺取第一有什么不忿。
  
  
  
  是以,就算是被林大小姐用那样挑衅的目光看着,白飞鸿也只是淡淡的移开了目光。
  
  
  
  不过,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自己没看她之后,林宝婺似乎变得更加不忿了?
  
  
  
  “你们带回指定的猎物了吗?”
  
  
  
  云间月的话音打断了白飞鸿的思绪,她抬起眼来,正好看见花非花将那根尾羽递给了云间月。
  
  
  
  “很好。”
  
  
  
  云间月只是扫了一眼,便轻轻颔首,并没有要接过毕方尾羽的意思。
  
  
  
  正当常晏晏露出茫然的神色时,群青色的羽毛如同被无形的火焰所点燃一般,忽而燃烧起来。
  
  
  
  “咦?”常晏晏张大了眼睛,仓皇地伸出手去,试图扑灭那火焰,“它……它怎么烧起来了?”
  
  
  
  白飞鸿拉住她的手,轻轻冲她摇了摇头,琥珀色的眼睛看向指间摇曳的火光,只是那样静静地注视着。
  
  
  
  青色的磷火宛如散落的细雪,无声的、幽幽的飘散,湮灭在晚风中。
  
  
  
  如梦幻泡影。如晨霜夜露。
  
  
  
  须臾,最后一星青火也烧尽了。白飞鸿这才松开常晏晏的手,极轻地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
  
  
  
  回答常晏晏的是云间月,姑射真人在对小辈时倒一向颇有耐心,她柔和了声调,向年幼的女孩一一道来。
  
  
  
  “秘境里的东西很难带到外面来。就算带出来了,大多也不长久。”她用目光示意空中飘浮的最后一点余烬,“就像毕方的尾羽,很快便会这样消散了。不管怎么说,韶音秘境也只是散落的回忆罢了。”
  
  
  
  “回忆?”常晏晏茫然的重复了一遍。
  
  
  
  “上古大能,那些真正的仙人或者神祇,他们的神通之处远非我们当世的修真者所能想象。”说到这里时,云间月的神色之中也流露出一丝向往与怅惘,“移山填海、偷天换日、活死人肉白骨……这些我们需要竭尽所能去做,甚至永远也无法做到的事,于他们而言,大多如饮食呼吸一般自然。就连你们方才通过的韶音秘境,也不过是昔日一位仙人在昆仑小憩时遗落的一场梦罢了。”
  
  
  
  “您是说……”常晏晏难以置信地回头去看身后的秘境,反反复复看了好几次,“方才那一切……我们所经历的一切,都只是一场梦吗?”
  
  
  
  “并不是你们做了一场梦。”云间月好脾气地解释着,“而是你们进入了那位仙人的梦中。我理解你的惊讶,但的确,上古大能就是如此,仅仅是他们散落下来的回忆,就已经如此不可思议。”
  
  
  
  常晏晏依然满脸的震惊与茫然,似乎很难相信如此真实的经历只是仙人遗落的一场梦。白飞鸿拍了拍她的肩,作为一种无言的安慰。
  
  事实上,她第一次知道秘境究竟是什么时,也和她一样惊讶。在惊讶之余,还感到了一丝……
  
  
  
  “可惜。”云间月望着余烬熄灭,惆怅叹道,“也只有在韶音秘境中才见得到毕方鸟了。如今天地灵气衰微,已经不知道有几千年……没有再见到那些神鸟圣兽了。”
  
  
  
  白飞鸿垂下眼帘。
  
  
  
  是啊,已经不再有了。
  
  
  
  即使云家人继承了真龙的血脉,但这世间的真龙与凤凰,也早已绝了踪迹。如今还称得上是真龙的,也只有早些年从云家的封印中逃脱,堕入魔道的那条孽龙而已。
  
  
  
  就算是那条孽龙,能够苟延残喘到如今的唯一理由,也不过是他被镇压在锁龙井之中多年,从而逃过了如其他真龙一样在灵气衰微中陨落的命运。
  
  
  
  “你好像不意外呢。”花非花不知何时已到了她身边,笑吟吟地望着她,“在秘境里,我还以为你是不知道那儿不过是虚幻的回忆,才会格外对毕方手下留情的。原来……你都知道吗?那为什么还会那么做?”
  
  
  
  白飞鸿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方才移开视线。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