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夹缝之中创造出的操作空间! 二合一

下载免费读
“好帅的盲僧!”
  顾行身后的围观者忍不住夸赞起来。
  “单杀厂长虽然含金量不如单杀Faker,但也算得上是小成就了吧?”
  身为clearlove铁粉的年轻网管望向顾行的目光充满艳羡之情。
  而厂长直播间自带延迟,现在围观者们才看到直播画面里的盲僧与挖掘机初次相遇。
  诺言还大吼一声,“你过来啊!”
  这一幕搭配顾行显示器中已经在野区阵亡的雷克塞,怎么看都显出几分滑稽。
  有人蚌埠住了,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
  顾行轻舒一口气。
  在相遇之前,心思缜密的他已经做好了击杀计划。
  当看到厂长装备栏里没有真眼时,顾行就知道自己赢定了。
  完成一次关键单杀的他仔细研究了一下,没有吃厂长的F4,而是摆脱了野怪仇恨,踩着对手之前放置的假眼,原地读条回城。
  复活后的白色风车没R没闪,也不敢来野区找盲僧,只能独自回到线上发育。
  刚回到中路的晓庄切屏看到了这波野区单杀的全过程,他在队伍聊天频道内扣了波666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
  MGB丶Ming:【兄弟操作可以的】
  顾行迅速回复,【^^】
  EDG基地内,厂长盯着自己的黑白屏幕,情绪稍显苦恼。
  片刻之后悠悠开口,“这盲僧有丶东西啊!”
  弹幕热火朝天。
  【盲僧:听说你让我过来?那我进来咯】
  【这种要求我一辈子都没听过】
  【盲僧能单吃挖掘机,这操作我是服的】
  【厂长还想养猪,结果被猪给反杀了】
  【这盲僧好细,他卡了个Q的冷却吧?】
  厂长趁着尚未复活的间隙瞥了下弹幕,“他确实是卡了个Q,等天音波3秒钟的标记即将消失的时候才踢上来……”
  盲僧Q【天音波】冷却机制是从出手的那一刻开始计算CD,当时6级的李青拥有三级Q,天音波冷却为9秒,而他考尔菲德战锤+蓝BUFF,能提供20%的冷却缩减,实际的CD只有7.2秒。
  卡着极限时间施放二段Q回音击,把飞行时间算上的话,意味着顾行在打出回音击伤害后只需要等不到4秒钟,就能施放第二次天音波。
  4秒钟,这正好是挖掘机W【遁地】的冷却。
  所以顾行才能在诺言潜伏到地表下的那一刻,立马闪现接RQQ将其斩杀。
  “不过这是盲僧基本功,没什么大不了的,”诺言嘟哝道,“关键在于他封死了我的视野,否则能看到李青动向的话,我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从地里钻出来。”
  在他看来,那个扫描属实是恶心到家了,把视野全都控制住,让自己对盲僧的动向毫无觉察,根本没有反应时间,仓促之下决策出现了失误。
  厂长想起进游戏之前放出的狠话,如今脸上有点挂不住,他打算找回场子。
  “虽然被单杀,但是影响不大的好吧?”他声音中满满都是自信,“接下来,我将一次不死并且超神!”
  顾行在野区单杀厂长的功夫,上路也爆发了一波冲突。
  小马利用一血经济带来的装备优势,打出血量差距后进行越塔。
  不过炫神的操作也不算差,毕竟是今年艾欧尼亚的首个王者,背靠防御塔愣是换掉了诺手。
  小马最终双召全交,击杀炫神之后让对方亏掉了一整波兵线。
  顾行回城合成战士打野刀,再买一双草鞋和一只真眼,出门直奔下路。
  他知道厂长下半区已经刷干净了,先前完成单杀后,刻意没刷诺言的F4,就是为了用它引诱对方去上方刷野。
  他则趁机打个错位准备来下抓人。
  用一组野怪营地,来换对方下路的命。
  顾行算盘打的很响。
  路上顺便给小马发了两个警告信号,示意他别对拼。
  没有去上路反蹲,主要是考虑到自己大招和闪现尚未转好,而小马的关键技能同样在冷却,真要打2V2的话胜算并不是很大。
  而自家下路之前打赢了一波,现在装备差不多,顾行觉得自己抓完对面双人组顺势再拿一条小龙,就能彻底奠定前期优势。
  卡在对方视野范围之外,顾行打了个正在路上的信号,让锤石打先手。
  Ming心领神会,缩到草丛里先往后丢灯笼,同一时间,复仇之矛开启R【命运的召唤】将自己吸到身边,再用力撞向对面正在补刀的维鲁斯。
  顾行在锤石脱离卡莉斯塔身体的那一刻才拾取灯笼,跟着Ming一同冲了出去。
  他在空中飞行了一千余码,满心期待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维鲁斯交出闪现向后拉开距离,避免被锤石击飞,回身R【腐败锁链】瞄准Ming的落点,将其禁锢在原地。
  顾行飞到战场中央,飞快摸眼向前,贴近维鲁斯的同时,也摆脱了从锤石身上蔓延出来的腐败藤蔓。
  天雷破接摧筋断骨缓速!
  虽说对面辅助机器人用E【能量铁拳】将他击飞到半空中,可这没有什么作用。
  Ning的卡莉斯塔一边用普攻点残小兵,一边向前跳跃,马上就能将对手拉近到自己的射程之内。
  这维鲁斯必死!
  可就在此时,从对方下一塔的阴影区域内钻出了一只虚空遁地兽!
  头顶Clearlove的ID异常醒目!
  被反蹲到了。
  顾行看到挖掘机出现的那一刻就意识到要坏事。
  他已经用过了所有位移手段,R【猛龙摆尾】还在冷却。
  摸眼向前的他顶在锤石与复仇之矛身前,从对方的角度看去有点脱节。
  最重要的是,顾行身上没有任何肉装,血量与抗性都不算高!
  维鲁斯用E【恶灵箭雨】将他缓速,挖掘机钻洞过来击飞,机器人大招沉默接Q机械飞爪。
  顾行连操作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控到死。
  而自家下路双人组在看到厂长出现时就已经在往后撤退了,果断把他卖掉。
  最终顾行阵亡,其余两人顺利逃生。
  MGB丶Ming:【挖掘机为什么在啊?】
  他没想明白,顾行也搞不懂。
  厂长下半区的野怪都没刷新,按照正常的打野思路,肯定要到上面吃石甲虫和F4。
  期间也没听到挖掘机使用大招【虚空冲刺】进行全图赶路的嘶吼尖叫,也就是说诺言被单杀之后复活立马就往下路跑,这才能来得及反蹲。
  这是什么思路?
  虎牙直播间内,厂长获取击杀之后还在帮自家下路推线,准备配合中路小鱼人的线权去拿小龙。
  “太年轻了啊兄弟,”找回场子的他神色稍霁,“还想骗我去上面刷野?”
  “要是碰到一个菜鸡王者,应该就中招了,可他也不打听打听,我clearlove纵横赛场这么多年,靠的是什么?”
  诺言现在属于典型的靠脑子玩游戏。
  刚开局时他只是把这场游戏当成普通的排位赛,并没有太过重视。
  当顾行用一套障眼法+扫描屏蔽视野+卡Q的操作将他单杀之后,厂长打法就严谨认真了不少。
  他被单杀前放在F4营地附近的眼位看到野怪没有被反,便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对方这么做肯定有所图谋,因此连忙来下路反蹲,成功抓住了顾行。
  诺言见到弹幕一片夸赞,嘴角也微微上扬。
  这次反蹲让局势瞬间逆转。
  顾行原本想要扩大对位领先,顺便把下路养起来,可阵亡之后,他之前通过单杀拿到的优势被抹平,而锤石与卡莉斯塔的双人组短时间内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最重要的是,中路的劣势会越来越大。
  小鱼人在升到6级之后,面对维克托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晓庄根本玩不下去。
  简单的一套雷霆伤害,就不是他能顶住的。
  顾行稍微有点着急,等自己大招转好之后还想去中路帮忙缓解压力。
  可惜又被厂长给反蹲到了。
  好在这次顾行用R【猛龙摆尾】踢飞诺言,保护住了晓庄,没有被对方收获击杀。
  但中路对线形势没有任何改善,而且在盲僧大招冷却的这段时间内,厂长还是配合白色风车强行抓死了闪现还没转好的维克托。
  顾行蹙起眉头,如果打中野2v2的对拼,他们这边维克托+盲僧根本不是小鱼人+挖掘机的对手。
  中路没办法去,他只能另辟蹊径赶往下路,配合Ming锤石的闪现E【厄运钟摆】击杀为了补炮车而后撤不及时的维鲁斯,顺便把下一塔血量磨了一半。
  “我都给信号让你们撤了,”厂长见自家ADC阵亡,嘴上嘟哝着,“这也要贪兵啊?”
  他蹲在顾行的锋喙鸟营地,开了个扫描确保没有被对方视野发现,等晓庄复活后上线,自己就钻洞过墙再度来到中路,在白色风车的伤害补充之下,再度将维克托送回泉水。
  晓庄打了一串省略号,来表达心中的憋屈与无奈。
  他这局完全没有任何游戏体验,中路打不赢小鱼人,还要被厂长接二连三的照顾。
  要不是赛季初当分奴冲排名,他才不会受这个气。
  厂长连续抓中,顾行也不甘示弱,对下路频频开刀。
  双方打野你来我往,不停带动节奏,力求帮队伍打开局面。
  游戏进行到22分钟,厂长战绩8杀1死10助攻,而顾行7杀2死7助攻。
  看起来战绩都很不错,但整体而言,顾行所在的一方还处于小劣势。
  中路的缺口太大了。
  白色风车本来就是小鱼人绝活哥,再配合这角色本身在装备与等级领先后的强大爆发能力,把晓庄差点杀成超鬼。
  要不是顾行先前对上下两路进行了数次Gank,把队友给养了起来,估计游戏早已结束。
  不过也没人喷晓庄,一是因为知道他是补位选手,一次失误被单吃再加上被厂长一直针对,也没什么办法。
  二是因为目前对局尚未失去悬念,如果开启骂战那就别想赢了。
  铁分奴们在这件事上保持默契,他们默不作声,聊天频道里只有信号与召唤师技能的标记。
  厂长在拿到优势之后则恢复了对局开始前的神态自若,“对面这盲僧玩的确实可以,抓机会能力不错,估计是个千分王者吧……”
  “但在我面前还是不够看。”他很是得意。
  谈笑间,诺言利用雷克塞的地听被动找到了机会,从对方三狼营地附近挖隧道,过墙切入中路,逮住正在二塔前独自发育的维克托!
  晓庄本身被连续击杀数次,等级很低发育很差,而且闪现还在冷却。
  他见厂长贴近过来,生怕对方交闪+W击飞把自己秒杀,连忙往身下施放了W【重力场】,而后开启金身!
  晓庄为了尽可能的少死几次,除了升级海克斯核心的必备经济,剩余的金币就买了保命装中娅沙漏。
  可诺言早有准备,他压根没打算直接用闪现击飞,甚至待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在晓庄金身结束的那一刻,墙后出现了一只机械飞爪,精准压住了他的起身,将其勾到了野区的战争迷雾之中!
  而手持长弓的维鲁斯正在那里等着他,身旁还有一只小鱼人。
  机器人上勾拳接R【静电力场】沉默,晓庄什么技能都交不出来,维鲁斯普攻衔接技能引爆伤害,配合鱼人的雷霆输出将其带走。
  Ming的锤石来晚一步,没办法给予援护。
  “去大龙!”厂长信号标记在纳什男爵所处的坑中。
  同时还在队内聊天频道内打字。
  【人来先打架】
  对方阵亡的是一个没什么作战能力的维克托,队伍获得的人数差优势还不足以保障他们直接拿下大龙。
  用这个关键中立资源来逼团,才是厂长的真正计划。
  Clearlove的名号摆在这里,全队乖乖听从他的指挥,后撤去布置大龙附近的视野。
  顾行帮自家ADC卡莉斯塔打完红BUFF,见到厂长等人的动向,猜到对方打算拿纳什男爵来做文章。
  但这一波必须要接。
  否则再往后拖,卡莉斯塔的后期能力远远不及对面维鲁斯,诺手也比不上剑姬。
  顾行这边唯一的团战大核维克托现在就是个废人,待他发育起来,估计要等到猴年马月。
好帅的盲僧顾行身后的围观者忍不住夸赞起来单杀厂长虽然含金量不如单杀但也算得上是小成就了吧身为铁粉的年轻网管望向顾行的目光充满艳羡之情而厂长直播间自带延迟现在围观者们才看到直播画面里的盲僧与挖掘机初次相遇诺言还大吼一声你过来啊这一幕搭配顾行显示器中已经在野区阵亡的雷克塞怎么看都显出几分滑稽有人蚌埠住了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顾行轻舒一口气在相遇之前心思缜密的他已经做好了击杀计划当看到厂长装备栏里没有真眼时顾行就知道自己赢定了完成一次关键单杀的他仔细研究了一下没有吃厂长的而是摆脱了野怪仇恨踩着对手之前放置的假眼原地读条回城复活后的白色风车没没闪也不敢来野区找盲僧只能独自回到线上发育刚回到中路的晓庄切屏看到了这波野区单杀的全过程他在队伍聊天频道内扣了波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激动丶兄弟操作可以的顾行迅速回复基地内厂长盯着自己的黑白屏幕情绪稍显苦恼片刻之后悠悠开口这盲僧有丶东西啊弹幕热火朝天盲僧听说你让我过来那我进来咯这种要求我一辈子都没听过盲僧能单吃挖掘机这操作我是服的厂长还想养猪结果被猪给反杀了这盲僧好细他卡了个的冷却吧厂长趁着尚未复活的间隙瞥了下弹幕他确实是卡了个等天音波秒钟的标记即将消失的时候才踢上来盲僧天音波冷却机制是从出手的那一刻开始计算当时级的李青拥有三级天音波冷却为秒而他考尔菲德战锤蓝能提供的冷却缩减实际的只有秒卡着极限时间施放二段回音击把飞行时间算上的话意味着顾行在打出回音击伤害后只需要等不到秒钟就能施放第二次天音波秒钟这正好是挖掘机遁地的冷却所以顾行才能在诺言潜伏到地表下的那一刻立马闪现接将其斩杀不过这是盲僧基本功没什么大不了的诺言嘟哝道关键在于他封死了我的视野否则能看到李青动向的话我肯定不会那么简单的从地里钻出来在他看来那个扫描属实是恶心到家了把视野全都控制住让自己对盲僧的动向毫无觉察根本没有反应时间仓促之下决策出现了失误厂长想起进游戏之前放出的狠话如今脸上有点挂不住他打算找回场子虽然被单杀但是影响不大的好吧他声音中满满都是自信接下来我将一次不死并且超神顾行在野区单杀厂长的功夫上路也爆发了一波冲突小马利用一血经济带来的装备优势打出血量差距后进行越塔不过炫神的操作也不算差毕竟是今年艾欧尼亚的首个王者背靠防御塔愣是换掉了诺手小马最终双召全交击杀炫神之后让对方亏掉了一整波兵线顾行回城合成战士打野刀再买一双草鞋和一只真眼出门直奔下路他知道厂长下半区已经刷干净了先前完成单杀后刻意没刷诺言的就是为了用它引诱对方去上方刷野他则趁机打个错位准备来下抓人用一组野怪营地来换对方下路的命顾行算盘打的很响路上顺便给小马发了两个警告信号示意他别对拼没有去上路反蹲主要是考虑到自己大招和闪现尚未转好而小马的关键技能同样在冷却真要打的话胜算并不是很大而自家下路之前打赢了一波现在装备差不多顾行觉得自己抓完对面双人组顺势再拿一条小龙就能彻底奠定前期优势卡在对方视野范围之外顾行打了个正在路上的信号让锤石打先手心领神会缩到草丛里先往后丢灯笼同一时间复仇之矛开启命运的召唤将自己吸到身边再用力撞向对面正在补刀的维鲁斯顾行在锤石脱离卡莉斯塔身体的那一刻才拾取灯笼跟着一同冲了出去他在空中飞行了一千余码满心期待准备进入战斗状态维鲁斯交出闪现向后拉开距离避免被锤石击飞回身腐败锁链瞄准的落点将其禁锢在原地顾行飞到战场中央飞快摸眼向前贴近维鲁斯的同时也摆脱了从锤石身上蔓延出来的腐败藤蔓天雷破接摧筋断骨缓速虽说对面辅助机器人用能量铁拳将他击飞到半空中可这没有什么作用的卡莉斯塔一边用普攻点残小兵一边向前跳跃马上就能将对手拉近到自己的射程之内这维鲁斯必死可就在此时从对方下一塔的阴影区域内钻出了一只虚空遁地兽头顶的异常醒目被反蹲到了顾行看到挖掘机出现的那一刻就意识到要坏事他已经用过了所有位移手段猛龙摆尾还在冷却摸眼向前的他顶在锤石与复仇之矛身前从对方的角度看去有点脱节最重要的是顾行身上没有任何肉装血量与抗性都不算高维鲁斯用恶灵箭雨将他缓速挖掘机钻洞过来击飞机器人大招沉默接机械飞爪顾行连操作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控到死而自家下路双人组在看到厂长出现时就已经在往后撤退了果断把他卖掉最终顾行阵亡其余两人顺利逃生丶挖掘机为什么在啊他没想明白顾行也搞不懂厂长下半区的野怪都没刷新按照正常的打野思路肯定要到上面吃石甲虫和期间也没听到挖掘机使用大招虚空冲刺进行全图赶路的嘶吼尖叫也就是说诺言被单杀之后复活立马就往下路跑这才能来得及反蹲这是什么思路虎牙直播间内厂长获取击杀之后还在帮自家下路推线准备配合中路小鱼人的线权去拿小龙太年轻了啊兄弟找回场子的他神色稍霁还想骗我去上面刷野要是碰到一个菜鸡王者应该就中招了可他也不打听打听我纵横赛场这么多年靠的是什么诺言现在属于典型的靠脑子玩游戏刚开局时他只是把这场游戏当成普通的排位赛并没有太过重视当顾行用一套障眼法扫描屏蔽视野卡的操作将他单杀之后厂长打法就严谨认真了不少他被单杀前放在营地附近的眼位看到野怪没有被反便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对方这么做肯定有所图谋因此连忙来下路反蹲成功抓住了顾行诺言见到弹幕一片夸赞嘴角也微微上扬这次反蹲让局势瞬间逆转顾行原本想要扩大对位领先顺便把下路养起来可阵亡之后他之前通过单杀拿到的优势被抹平而锤石与卡莉斯塔的双人组短时间内也占不到多少便宜最重要的是中路的劣势会越来越大小鱼人在升到级之后面对维克托占据了绝对的主动晓庄根本玩不下去简单的一套雷霆伤害就不是他能顶住的顾行稍微有点着急等自己大招转好之后还想去中路帮忙缓解压力可惜又被厂长给反蹲到了好在这次顾行用猛龙摆尾踢飞诺言保护住了晓庄没有被对方收获击杀但中路对线形势没有任何改善而且在盲僧大招冷却的这段时间内厂长还是配合白色风车强行抓死了闪现还没转好的维克托顾行蹙起眉头如果打中野的对拼他们这边维克托盲僧根本不是小鱼人挖掘机的对手中路没办法去他只能另辟蹊径赶往下路配合锤石的闪现厄运钟摆击杀为了补炮车而后撤不及时的维鲁斯顺便把下一塔血量磨了一半我都给信号让你们撤了厂长见自家阵亡嘴上嘟哝着这也要贪兵啊他蹲在顾行的锋喙鸟营地开了个扫描确保没有被对方视野发现等晓庄复活后上线自己就钻洞过墙再度来到中路在白色风车的伤害补充之下再度将维克托送回泉水晓庄打了一串省略号来表达心中的憋屈与无奈他这局完全没有任何游戏体验中路打不赢小鱼人还要被厂长接二连三的照顾要不是赛季初当分奴冲排名他才不会受这个气厂长连续抓中顾行也不甘示弱对下路频频开刀双方打野你来我往不停带动节奏力求帮队伍打开局面游戏进行到分钟厂长战绩杀死助攻而顾行杀死助攻看起来战绩都很不错但整体而言顾行所在的一方还处于小劣势中路的缺口太大了白色风车本来就是小鱼人绝活哥再配合这角色本身在装备与等级领先后的强大爆发能力把晓庄差点杀成超鬼要不是顾行先前对上下两路进行了数次把队友给养了起来估计游戏早已结束不过也没人喷晓庄一是因为知道他是补位选手一次失误被单吃再加上被厂长一直针对也没什么办法二是因为目前对局尚未失去悬念如果开启骂战那就别想赢了铁分奴们在这件事上保持默契他们默不作声聊天频道里只有信号与召唤师技能的标记厂长在拿到优势之后则恢复了对局开始前的神态自若对面这盲僧玩的确实可以抓机会能力不错估计是个千分王者吧但在我面前还是不够看他很是得意谈笑间诺言利用雷克塞的地听被动找到了机会从对方三狼营地附近挖隧道过墙切入中路逮住正在二塔前独自发育的维克托晓庄本身被连续击杀数次等级很低发育很差而且闪现还在冷却他见厂长贴近过来生怕对方交闪击飞把自己秒杀连忙往身下施放了重力场而后开启金身晓庄为了尽可能的少死几次除了升级海克斯核心的必备经济剩余的金币就买了保命装中娅沙漏可诺言早有准备他压根没打算直接用闪现击飞甚至待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在晓庄金身结束的那一刻墙后出现了一只机械飞爪精准压住了他的起身将其勾到了野区的战争迷雾之中而手持长弓的维鲁斯正在那里等着他身旁还有一只小鱼人机器人上勾拳接静电力场沉默晓庄什么技能都交不出来维鲁斯普攻衔接技能引爆伤害配合鱼人的雷霆输出将其带走的锤石来晚一步没办法给予援护去大龙厂长信号标记在纳什男爵所处的坑中同时还在队内聊天频道内打字人来先打架对方阵亡的是一个没什么作战能力的维克托队伍获得的人数差优势还不足以保障他们直接拿下大龙用这个关键中立资源来逼团才是厂长的真正计划的名号摆在这里全队乖乖听从他的指挥后撤去布置大龙附近的视野顾行帮自家卡莉斯塔打完红见到厂长等人的动向猜到对方打算拿纳什男爵来做文章但这一波必须要接否则再往后拖卡莉斯塔的后期能力远远不及对面维鲁斯诺手也比不上剑姬顾行这边唯一的团战大核维克托现在就是个废人待他发育起来估计要等到猴年马月“帅盲僧!”
  顾行身后围观者忍住夸赞起来。
  “单杀厂长虽然含金量如单杀Faker但也算得上小成就?”
  身为clearlove铁粉年轻网管望向顾行目光充满艳羡之情。
  而厂长直播间自带延迟现在围观者们才看到直播画面里盲僧与挖掘机初次相遇。
  诺言还大吼声“过来啊!”
  幕搭配顾行显示器中已经在野区阵亡雷克塞怎么看都显出几分滑稽。
  有蚌埠住捂住嘴努力让自己笑出声。
  顾行轻舒口气。
  在相遇之前心思缜密已经做击杀计划。
  当看到厂长装备栏里没有真眼时顾行就知道自己赢定。
  完成次关键单杀仔细研究下没有吃厂长F4而摆脱野怪仇恨踩着对手之前放置假眼原地读条回城。
  复活后白色风车没R没闪也敢来野区找盲僧只能独自回到线上发育。
  刚回到中路晓庄切屏看到波野区单杀全过程在队伍聊天频道内扣波666来表达自己内心激动。
  MGB丶Ming:【兄弟操作可以】
  顾行迅速回复【^^】
  EDG基地内厂长盯着自己黑白屏幕情绪稍显苦恼。
  片刻之后悠悠开口“盲僧有丶东西啊!”
  弹幕热火朝天。
  【盲僧:听说让过来?那进来咯】
  【种要求辈子都没听过】
  【盲僧能单吃挖掘机操作服】
  【厂长还想养猪结果被猪给反杀】
  【盲僧细卡Q冷却?】
  厂长趁着尚未复活间隙瞥下弹幕“确实卡Q等天音波3秒钟标记即将消失时候才踢上来……”
  盲僧Q【天音波】冷却机制从出手那刻开始计算CD当时6级李青拥有三级Q天音波冷却为9秒而考尔菲德战锤+蓝BUFF能提供20%冷却缩减实际CD只有7.2秒。
  卡着极限时间施放二段Q回音击把飞行时间算上话意味着顾行在打出回音击伤害后只需要等到4秒钟就能施放第二次天音波。
  4秒钟正挖掘机W【遁地】冷却。
  所以顾行才能在诺言潜伏到地表下那刻立马闪现接RQQ将其斩杀。
  “过盲僧基本功没什么大”诺言嘟哝道“关键在于封死视野否则能看到李青动向话肯定会那么简单从地里钻出来。”
  在看来那扫描属实恶心到家把视野全都控制住让自己对盲僧动向毫无觉察根本没有反应时间仓促之下决策出现失误。
  厂长想起进游戏之前放出狠话如今脸上有点挂住打算找回场子。
  “虽然被单杀但影响大?”声音中满满都自信“接下来将次死并且超神!”
  顾行在野区单杀厂长功夫上路也爆发波冲突。
  小马利用血经济带来装备优势打出血量差距后进行越塔。
  过炫神操作也算差毕竟今年艾欧尼亚首王者背靠防御塔愣换掉诺手。
  小马最终双召全交击杀炫神之后让对方亏掉整波兵线。
  顾行回城合成战士打野刀再买双草鞋和只真眼出门直奔下路。
  知道厂长下半区已经刷干净先前完成单杀后刻意没刷诺言F4就为用它引诱对方去上方刷野。
  则趁机打错位准备来下抓。
  用组野怪营地来换对方下路命。
  顾行算盘打很响。
  路上顺便给小马发两警告信号示意别对拼。
  没有去上路反蹲主要考虑到自己大招和闪现尚未转而小马关键技能同样在冷却真要打2V2话胜算并很大。
  而自家下路之前打赢波现在装备差多顾行觉得自己抓完对面双组顺势再拿条小龙就能彻底奠定前期优势。
  卡在对方视野范围之外顾行打正在路上信号让锤石打先手。
  Ming心领神会缩到草丛里先往后丢灯笼同时间复仇之矛开启R【命运召唤】将自己吸到身边再用力撞向对面正在补刀维鲁斯。
  顾行在锤石脱离卡莉斯塔身体那刻才拾取灯笼跟着Ming同冲出去。
  在空中飞行千余码满心期待准备进入战斗状态。
  维鲁斯交出闪现向后拉开距离避免被锤石击飞回身R【腐败锁链】瞄准Ming落点将其禁锢在原地。
  顾行飞到战场中央飞快摸眼向前贴近维鲁斯同时也摆脱从锤石身上蔓延出来腐败藤蔓。
  天雷破接摧筋断骨缓速!
  虽说对面辅助机器用E【能量铁拳】将击飞到半空中可没有什么作用。
  Ning卡莉斯塔边用普攻点残小兵边向前跳跃马上就能将对手拉近到自己射程之内。
  维鲁斯必死!
  可就在此时从对方下塔阴影区域内钻出只虚空遁地兽!
  头顶ClearloveID异常醒目!
  被反蹲到。
  顾行看到挖掘机出现那刻就意识到要坏事。
  已经用过所有位移手段R【猛龙摆尾】还在冷却。
  摸眼向前顶在锤石与复仇之矛身前从对方角度看去有点脱节。
  最重要顾行身上没有任何肉装血量与抗性都算高!
  维鲁斯用E【恶灵箭雨】将缓速挖掘机钻洞过来击飞机器大招沉默接Q机械飞爪。
  顾行连操作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控到死。
  而自家下路双组在看到厂长出现时就已经在往后撤退果断把卖掉。
  最终顾行阵亡其余两顺利逃生。
  MGB丶Ming:【挖掘机为什么在啊?】
  没想明白顾行也搞懂。
  厂长下半区野怪都没刷新按照正常打野思路肯定要到上面吃石甲虫和F4。
  期间也没听到挖掘机使用大招【虚空冲刺】进行全图赶路嘶吼尖叫也就说诺言被单杀之后复活立马就往下路跑才能来得及反蹲。
  什么思路?
  虎牙直播间内厂长获取击杀之后还在帮自家下路推线准备配合中路小鱼线权去拿小龙。
  “太年轻啊兄弟”找回场子神色稍霁“还想骗去上面刷野?”
  “要碰到菜鸡王者应该就中招可也打听打听clearlove纵横赛场么多年靠什么?”
  诺言现在属于典型靠脑子玩游戏。
  刚开局时只把场游戏当成普通排位赛并没有太过重视。
  当顾行用套障眼法+扫描屏蔽视野+卡Q操作将单杀之后厂长打法就严谨认真少。
  被单杀前放在F4营地附近眼位看到野怪没有被反便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对方么做肯定有所图谋因此连忙来下路反蹲成功抓住顾行。
  诺言见到弹幕片夸赞嘴角也微微上扬。
  次反蹲让局势瞬间逆转。
  顾行原本想要扩大对位领先顺便把下路养起来可阵亡之后之前通过单杀拿到优势被抹平而锤石与卡莉斯塔双组短时间内也占到多少便宜。
  最重要中路劣势会越来越大。
  小鱼在升到6级之后面对维克托占据绝对主动晓庄根本玩下去。
  简单套雷霆伤害就能顶住。
  顾行稍微有点着急等自己大招转之后还想去中路帮忙缓解压力。
  可惜又被厂长给反蹲到。
  在次顾行用R【猛龙摆尾】踢飞诺言保护住晓庄没有被对方收获击杀。
  但中路对线形势没有任何改善而且在盲僧大招冷却段时间内厂长还配合白色风车强行抓死闪现还没转维克托。
  顾行蹙起眉头如果打中野2v2对拼们边维克托+盲僧根本小鱼+挖掘机对手。
  中路没办法去只能另辟蹊径赶往下路配合Ming锤石闪现E【厄运钟摆】击杀为补炮车而后撤及时维鲁斯顺便把下塔血量磨半。
  “都给信号让们撤”厂长见自家ADC阵亡嘴上嘟哝着“也要贪兵啊?”
  蹲在顾行锋喙鸟营地开扫描确保没有被对方视野发现等晓庄复活后上线自己就钻洞过墙再度来到中路在白色风车伤害补充之下再度将维克托送回泉水。
  晓庄打串省略号来表达心中憋屈与无奈。
  局完全没有任何游戏体验中路打赢小鱼还要被厂长接二连三照顾。
  要赛季初当分奴冲排名才会受气。
  厂长连续抓中顾行也甘示弱对下路频频开刀。
  双方打野来往停带动节奏力求帮队伍打开局面。
  游戏进行到22分钟厂长战绩8杀1死10助攻而顾行7杀2死7助攻。
  看起来战绩都很错但整体而言顾行所在方还处于小劣势。
  中路缺口太大。
  白色风车本来就小鱼绝活哥再配合角色本身在装备与等级领先后强大爆发能力把晓庄差点杀成超鬼。
  要顾行先前对上下两路进行数次Gank把队友给养起来估计游戏早已结束。
  过也没喷晓庄因为知道补位选手次失误被单吃再加上被厂长直针对也没什么办法。
  二因为目前对局尚未失去悬念如果开启骂战那就别想赢。
  铁分奴们在件事上保持默契们默作声聊天频道里只有信号与召唤师技能标记。
  厂长在拿到优势之后则恢复对局开始前神态自若“对面盲僧玩确实可以抓机会能力错估计千分王者……”
  “但在面前还够看。”很得意。
  谈笑间诺言利用雷克塞地听被动找到机会从对方三狼营地附近挖隧道过墙切入中路逮住正在二塔前独自发育维克托!
  晓庄本身被连续击杀数次等级很低发育很差而且闪现还在冷却。
  见厂长贴近过来生怕对方交闪+W击飞把自己秒杀连忙往身下施放W【重力场】而后开启金身!
  晓庄为尽可能少死几次除升级海克斯核心必备经济剩余金币就买保命装中娅沙漏。
  可诺言早有准备压根没打算直接用闪现击飞甚至待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在晓庄金身结束那刻墙后出现只机械飞爪精准压住起身将其勾到野区战争迷雾之中!
  而手持长弓维鲁斯正在那里等着身旁还有只小鱼。
  机器上勾拳接R【静电力场】沉默晓庄什么技能都交出来维鲁斯普攻衔接技能引爆伤害配合鱼雷霆输出将其带走。
  Ming锤石来晚步没办法给予援护。
  “去大龙!”厂长信号标记在纳什男爵所处坑中。
  同时还在队内聊天频道内打字。
  【来先打架】
  对方阵亡没什么作战能力维克托队伍获得数差优势还足以保障们直接拿下大龙。
  用关键中立资源来逼团才厂长真正计划。
  Clearlove名号摆在里全队乖乖听从指挥后撤去布置大龙附近视野。
  顾行帮自家ADC卡莉斯塔打完红BUFF见到厂长等动向猜到对方打算拿纳什男爵来做文章。
  但波必须要接。
  否则再往后拖卡莉斯塔后期能力远远及对面维鲁斯诺手也比上剑姬。
  顾行边唯团战大核维克托现在就废待发育起来估计要等到猴年马月。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