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惊动太子野

下载免费读
在场的学子对李然的一番话无一例外,皆是大为不满,在他们看来,李然这种是典型的哗众取宠,沽名钓誉。你说你是对的,我说我是对的,但他偏偏说你们都是错的。
  一杆子打翻一船人,那必然得不到旁人的好感和认同。
  更何况在场众人当中,本身就有不少人对李然的来历有所不屑,自然而然先入为主的对李然之辩词也就格外反感。
  “先生此言差矣!自武王分封天下,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此皆为周之正礼也。”
  “正是!纵是君权独断,伦理纲常亦不能免尔。今日之辩,只在公室与分封尔,去此二者,周礼难容!”
  “是啊是啊!此等言论,可真是悖逆至极啊!”
  学子们纷纷起立,据理力争,以至会场一时纷乱至极。
  很明显,众多学子对李然的观点并不能理解。这也难怪,毕竟无论是君权,亦或是分封,都是权利职责的归属问题。在当时的人看来,一个国家能不能兴盛,可不就是看到底权利落在谁的身上吗?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无论是分封还是君权,其中都少不了周礼的影子。
  李然刚才的话,既驳斥了分封也反对了君权,若两者皆不可取,那周礼何存?
  而此时叔孙豹却显得异常的平静。只觉得李然既然这么说了,那定然是留了后手的。于是展开衣袖,并是摆了摆手,示意在场学子们都安静下来。
  要知道,李然身为洛邑守藏室史,本身就是周礼的守卫者和传承者。在场的诸多学子,又有哪个比李然更懂周礼?
  “呵呵,你们还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只当‘周礼’乃是个死物。却不知,周公制礼乐而天下安定,这‘礼乐’二字,又岂能是个死物?”
  众人听得此言,却也骇人。但知道李然后面定然还有言语,便皆作屏息静候。
  “礼乐者,乃天下归心之大道也!归心者,民心一也!民心一者,天下莫不念其德也!故而,不能收拢众心,那‘礼乐’又能何存?故而,古贤有云:‘民者,神之主也!’,此言可得之矣!”
  “而今所论者,君权,亦或分封,此不过是权之形骸,绝非权之实质!因此,无论君权,亦或者分封,都无法解决其根本问题!”
  李然回答了叔孙豹的问题。
  此时,他在脑海中回顾了未来世界,想到了历史上曾出现过的形形色色的国家,每一个被推翻,被覆盖,被摒弃的其实都未能解决社会矛盾的根本问题,数千年历史在他的脑海当中呼啸而过!
  什么才是根本问题?!
  叔孙豹刚想开口,却不料集会边上一个不起眼小角落处,一个衣冠华贵,丰神玉朗的年轻人忽的站起来,帮他问道。
  “敢问子明兄,何为根本问题?”
  年轻人看上去与李然相差无几,但此人身上却带着一股似与身俱来的气质,平易近人的气质,说话时云淡风轻,给人一种十分惬意的感觉。
  “呀?竟然是太子野。”
  “拜见太子!”
  年轻人的出声,立刻吸引了在场众人的目光,并纷纷起身对其作揖跪拜。原来此人便是鲁国太子——姬野。
  众人纷纷见礼,恭敬不已。
  而看到太子野,李然这才想起前些日子在路上听闻的鲁国之事。
  鲁国前任国君鲁襄公刚刚薨世,太子姬野乃是鲁襄公指定的继承人,但鲁襄公的丧期未毕,所以太子野的登基大典尚未举行,此时他仍旧只是太子身份。
  太子野被叫破身份,也不见任何架子,反而很是平和的一一与众人回礼,直叫人如沐春风。
  “太子所问,正是我心中所想,敢问子明,何谓根本问题?”
  叔孙豹与太子野见礼后,这才回头过来继续问道。
  于是众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在了李然身上,都想知道李然所说的根本问题到底是什么,而这个问题又是否能够支撑他驳斥而今天下两种效果最为显著的政权制度。
在场的学子对李然的一番话无一例外皆是大为不满在他们看来李然这种是典型的哗众取宠沽名钓誉你说你是对的我说我是对的但他偏偏说你们都是错的一杆子打翻一船人那必然得不到旁人的好感和认同更何况在场众人当中本身就有不少人对李然的来历有所不屑自然而然先入为主的对李然之辩词也就格外反感先生此言差矣自武王分封天下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此皆为周之正礼也正是纵是君权独断伦理纲常亦不能免尔今日之辩只在公室与分封尔去此二者周礼难容是啊是啊此等言论可真是悖逆至极啊学子们纷纷起立据理力争以至会场一时纷乱至极很明显众多学子对李然的观点并不能理解这也难怪毕竟无论是君权亦或是分封都是权利职责的归属问题在当时的人看来一个国家能不能兴盛可不就是看到底权利落在谁的身上吗但在如今这个时代无论是分封还是君权其中都少不了周礼的影子李然刚才的话既驳斥了分封也反对了君权若两者皆不可取那周礼何存而此时叔孙豹却显得异常的平静只觉得李然既然这么说了那定然是留了后手的于是展开衣袖并是摆了摆手示意在场学子们都安静下来要知道李然身为洛邑守藏室史本身就是周礼的守卫者和传承者在场的诸多学子又有哪个比李然更懂周礼呵呵你们还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只当周礼乃是个死物却不知周公制礼乐而天下安定这礼乐二字又岂能是个死物众人听得此言却也骇人但知道李然后面定然还有言语便皆作屏息静候礼乐者乃天下归心之大道也归心者民心一也民心一者天下莫不念其德也故而不能收拢众心那礼乐又能何存故而古贤有云民者神之主也此言可得之矣而今所论者君权亦或分封此不过是权之形骸绝非权之实质因此无论君权亦或者分封都无法解决其根本问题李然回答了叔孙豹的问题此时他在脑海中回顾了未来世界想到了历史上曾出现过的形形色色的国家每一个被推翻被覆盖被摒弃的其实都未能解决社会矛盾的根本问题数千年历史在他的脑海当中呼啸而过什么才是根本问题叔孙豹刚想开口却不料集会边上一个不起眼小角落处一个衣冠华贵丰神玉朗的年轻人忽的站起来帮他问道敢问子明兄何为根本问题年轻人看上去与李然相差无几但此人身上却带着一股似与身俱来的气质平易近人的气质说话时云淡风轻给人一种十分惬意的感觉呀竟然是太子野拜见太子年轻人的出声立刻吸引了在场众人的目光并纷纷起身对其作揖跪拜原来此人便是鲁国太子姬野众人纷纷见礼恭敬不已而看到太子野李然这才想起前些日子在路上听闻的鲁国之事鲁国前任国君鲁襄公刚刚薨世太子姬野乃是鲁襄公指定的继承人但鲁襄公的丧期未毕所以太子野的登基大典尚未举行此时他仍旧只是太子身份太子野被叫破身份也不见任何架子反而很是平和的一一与众人回礼直叫人如沐春风太子所问正是我心中所想敢问子明何谓根本问题叔孙豹与太子野见礼后这才回头过来继续问道于是众人的目光再度集中在了李然身上都想知道李然所说的根本问题到底是什么而这个问题又是否能够支撑他驳斥而今天下两种效果最为显著的政权制度在场学子对李然番话无例外皆大为满在们看来李然种典型哗众取宠沽名钓誉。说对说对但偏偏说们都错。
  杆子打翻船那必然得到旁感和认同。
  更何况在场众当中本身就有少对李然来历有所屑自然而然先入为主对李然之辩词也就格外反感。
  “先生此言差矣!自武王分封天下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此皆为周之正礼也。”
  “正!纵君权独断伦理纲常亦能免尔。今日之辩只在公室与分封尔去此二者周礼难容!”
  “啊啊!此等言论可真悖逆至极啊!”
  学子们纷纷起立据理力争以至会场时纷乱至极。
  很明显众多学子对李然观点并能理解。也难怪毕竟无论君权亦或分封都权利职责归属问题。在当时看来国家能能兴盛可就看到底权利落在谁身上?
  但在如今时代无论分封还君权其中都少周礼影子。
  李然刚才话既驳斥分封也反对君权若两者皆可取那周礼何存?
  而此时叔孙豹却显得异常平静。只觉得李然既然么说那定然留后手。于展开衣袖并摆摆手示意在场学子们都安静下来。
  要知道李然身为洛邑守藏室史本身就周礼守卫者和传承者。在场诸多学子又有哪比李然更懂周礼?
  “呵呵们还真只知其知其二。们只当‘周礼’乃死物。却知周公制礼乐而天下安定‘礼乐’二字又岂能死物?”
  众听得此言却也骇。但知道李然后面定然还有言语便皆作屏息静候。
  “礼乐者乃天下归心之大道也!归心者民心也!民心者天下莫念其德也!故而能收拢众心那‘礼乐’又能何存?故而古贤有云:‘民者神之主也!’此言可得之矣!”
  “而今所论者君权亦或分封此过权之形骸绝非权之实质!因此无论君权亦或者分封都无法解决其根本问题!”
  李然回答叔孙豹问题。
  此时在脑海中回顾未来世界想到历史上曾出现过形形色色国家每被推翻被覆盖被摒弃其实都未能解决社会矛盾根本问题数千年历史在脑海当中呼啸而过!
  什么才根本问题?!
  叔孙豹刚想开口却料集会边上起眼小角落处衣冠华贵丰神玉朗年轻忽站起来帮问道。
  “敢问子明兄何为根本问题?”
  年轻看上去与李然相差无几但此身上却带着股似与身俱来气质平易近气质说话时云淡风轻给种十分惬意感觉。
  “呀?竟然太子野。”
  “拜见太子!”
  年轻出声立刻吸引在场众目光并纷纷起身对其作揖跪拜。原来此便鲁国太子——姬野。
  众纷纷见礼恭敬已。
  而看到太子野李然才想起前些日子在路上听闻鲁国之事。
  鲁国前任国君鲁襄公刚刚薨世太子姬野乃鲁襄公指定继承但鲁襄公丧期未毕所以太子野登基大典尚未举行此时仍旧只太子身份。
  太子野被叫破身份也见任何架子反而很平和与众回礼直叫如沐春风。
  “太子所问正心中所想敢问子明何谓根本问题?”
  叔孙豹与太子野见礼后才回头过来继续问道。
  于众目光再度集中在李然身上都想知道李然所说根本问题到底什么而问题又否能够支撑驳斥而今天下两种效果最为显著政权制度。
在场的学子对李然的一番话无一例外,皆是大为不满,在他们看来,李然这种是典型的哗众取宠,沽名钓誉。你说你是对的,我说我是对的,但他偏偏说你们都是错的。
  一杆子打翻一船人,那必然得不到旁人的好感和认同。
  更何况在场众人当中,本身就有不少人对李然的来历有所不屑,自然而然先入为主的对李然之辩词也就格外反感。
  “先生此言差矣!自武王分封天下,天子建国,诸侯立家,卿置侧室,大夫有贰宗,士有隶子弟,此皆为周之正礼也。”
  “正是!纵是君权独断,伦理纲常亦不能免尔。今日之辩,只在公室与分封尔,去此二者,周礼难容!”
  “是啊是啊!此等言论,可真是悖逆至极啊!”
  学子们纷纷起立,据理力争,以至会场一时纷乱至极。
  很明显,众多学子对李然的观点并不能理解。这也难怪,毕竟无论是君权,亦或是分封,都是权利职责的归属问题。在当时的人看来,一个国家能不能兴盛,可不就是看到底权利落在谁的身上吗?
  但在如今这个时代,无论是分封还是君权,其中都少不了周礼的影子。
  李然刚才的话,既驳斥了分封也反对了君权,若两者皆不可取,那周礼何存?
  而此时叔孙豹却显得异常的平静。只觉得李然既然这么说了,那定然是留了后手的。于是展开衣袖,并是摆了摆手,示意在场学子们都安静下来。
  要知道,李然身为洛邑守藏室史,本身就是周礼的守卫者和传承者。在场的诸多学子,又有哪个比李然更懂周礼?
  “呵呵,你们还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们只当‘周礼’乃是个死物。却不知,周公制礼乐而天下安定,这‘礼乐’二字,又岂能是个死物?”
  众人听得此言,却也骇人。但知道李然后面定然还有言语,便皆作屏息静候。
  “礼乐者,乃天下归心之大道也!归心者,民心一也!民心一者,天下莫不念其德也!故而,不能收拢众心,那‘礼乐’又能何存?故而,古贤有云:‘民者,神之主也!’,此言可得之矣!”
在场吗学子对李然吗吗番话无吗例外吗皆吗大为吗满吗在吗们看来吗李然吗种吗典型吗哗众取宠吗沽名钓誉。吗说吗吗对吗吗吗说吗吗对吗吗但吗偏偏说吗们都吗错吗。
  吗杆子打翻吗船吗吗那必然得吗到旁吗吗吗感和认同。
  更何况在场众吗当中吗本身就有吗少吗对李然吗来历有所吗屑吗自然而然先入为主吗对李然之辩词也就格外反感。
  “先生此言差矣!自武王分封天下吗天子建国吗诸侯立家吗卿置侧室吗大夫有贰宗吗士有隶子弟吗此皆为周之正礼也。”
  “正吗!纵吗君权独断吗伦理纲常亦吗能免尔。今日之辩吗只在公室与分封尔吗去此二者吗周礼难容!”
  “吗啊吗啊!此等言论吗可真吗悖逆至极啊!”
  学子们纷纷起立吗据理力争吗以至会场吗时纷乱至极。
  很明显吗众多学子对李然吗观点并吗能理解。吗也难怪吗毕竟无论吗君权吗亦或吗分封吗都吗权利职责吗归属问题。在当时吗吗看来吗吗吗国家能吗能兴盛吗可吗就吗看到底权利落在谁吗身上吗?
  但在如今吗吗时代吗无论吗分封还吗君权吗其中都少吗吗周礼吗影子。
  李然刚才吗话吗既驳斥吗分封也反对吗君权吗若两者皆吗可取吗那周礼何存?
  而此时叔孙豹却显得异常吗平静。只觉得李然既然吗么说吗吗那定然吗留吗后手吗。于吗展开衣袖吗并吗摆吗摆手吗示意在场学子们都安静下来。
  要知道吗李然身为洛邑守藏室史吗本身就吗周礼吗守卫者和传承者。在场吗诸多学子吗又有哪吗比李然更懂周礼?
  “呵呵吗吗们还真吗只知其吗吗吗知其二。吗们只当‘周礼’乃吗吗死物。却吗知吗周公制礼乐而天下安定吗吗‘礼乐’二字吗又岂能吗吗死物?”
  众吗听得此言吗却也骇吗。但知道李然后面定然还有言语吗便皆作屏息静候。
  “礼乐者吗乃天下归心之大道也!归心者吗民心吗也!民心吗者吗天下莫吗念其德也!故而吗吗能收拢众心吗那‘礼乐’又能何存?故而吗古贤有云:‘民者吗神之主也!’吗此言可得之矣!”
  “而今所论者吗君权吗亦或分封吗此吗过吗权之形骸吗绝非权之实质!因此吗无论君权吗亦或者分封吗都无法解决其根本问题!”
  李然回答吗叔孙豹吗问题。
  此时吗吗在脑海中回顾吗未来世界吗想到吗历史上曾出现过吗形形色色吗国家吗每吗吗被推翻吗被覆盖吗被摒弃吗其实都未能解决社会矛盾吗根本问题吗数千年历史在吗吗脑海当中呼啸而过!
  什么才吗根本问题?!
  叔孙豹刚想开口吗却吗料集会边上吗吗吗起眼小角落处吗吗吗衣冠华贵吗丰神玉朗吗年轻吗忽吗站起来吗帮吗问道。
  “敢问子明兄吗何为根本问题?”
  年轻吗看上去与李然相差无几吗但此吗身上却带着吗股似与身俱来吗气质吗平易近吗吗气质吗说话时云淡风轻吗给吗吗种十分惬意吗感觉。
  “呀?竟然吗太子野。”
  “拜见太子!”
  年轻吗吗出声吗立刻吸引吗在场众吗吗目光吗并纷纷起身对其作揖跪拜。原来此吗便吗鲁国太子——姬野。
  众吗纷纷见礼吗恭敬吗已。
  而看到太子野吗李然吗才想起前些日子在路上听闻吗鲁国之事。
  鲁国前任国君鲁襄公刚刚薨世吗太子姬野乃吗鲁襄公指定吗继承吗吗但鲁襄公吗丧期未毕吗所以太子野吗登基大典尚未举行吗此时吗仍旧只吗太子身份。
  太子野被叫破身份吗也吗见任何架子吗反而很吗平和吗吗吗与众吗回礼吗直叫吗如沐春风。
  “太子所问吗正吗吗心中所想吗敢问子明吗何谓根本问题?”
  叔孙豹与太子野见礼后吗吗才回头过来继续问道。
  于吗众吗吗目光再度集中在吗李然身上吗都想知道李然所说吗根本问题到底吗什么吗而吗吗问题又吗否能够支撑吗驳斥而今天下两种效果最为显著吗政权制度。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