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我不想当回纥人了

下载免费读
第四章:我不想当回纥人了
  今天因为要吃烧旱獭,云初家的晚饭就比往常晚了一些,不论是塞来玛还是娜哈,都抱着膝盖眼巴巴地瞅着火堆里的那个黑疙瘩。
  塞来玛今年只有二十八岁,如果忽略掉她那双粗糙的手,晒成红色的脸,以及眼角的皱纹,她依旧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在塞人部落里,二十八岁的女人养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美丽的女人其实根本就不属于普通回纥人,女孩子只要到了八岁,就能看出美丽与否了。
  这个时候,普通的牧民家庭就没有资格养育这个美丽的孩子了,会被部族中管事阿波把美丽的女孩子从家里带出来,送给比他地位高的埃金老爷。
  再由埃金老爷亲自送到地区管事哥利的手里,再经过选拔之后必须以处女之身送到可汗的老婆可贺敦的手中……
  可以这样说,每一个塞人美女都是属于可汗的,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的族人们,宁愿去跟大尾巴羊恩爱,也不肯去找部族里那些干巴柴火妞。
  塞来玛就是经历过这一过程的美人,在可汗的帐篷里过了十年之后,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有云初这样一个黑头发黑眼珠明显不是可汗儿子的人,她就被驱赶出来,成了一个普通的牧女。
  可汗的女人非常多,除过他的可敦,那里的其余女人都不过是他贿赂或者拉拢男人的工具而已。
  如果,云初长得跟别的回纥人差不多也就算了,加上云初比较健康,可汗会认为云初就是他的儿子,可是呢……云初的长相太像那些骄横凶恶的唐人了。
  以前的时候,他们非常非常的喜欢唐人,还联合很多部落一起在天山南北修建了一条“天可汗道”。
  那个时候,只要塞人们给天可汗送去一些干掉的天山雪莲,干掉的牦牛尾巴,干掉的肉,干掉的毛皮,就能得到当时那位“天可汗”赏赐的麻布,绸缎,以及盐巴跟铁锅,这非常的划算。
  这几年,听说“天可汗”换人了,这位“天可汗”很小气,还不讲理,不但赏赐的东西少了很多,很多,还要求塞人们给他们进贡活着的牛群,羊群。
  不但如此,他们要的牛群颜色必须是一种颜色,羊的颜色也必须是一种,像云初家的黑眼窝公羊,就不能入选。
  乌云一般多的牛群,白云一样多的羊群送出去,得到少少的一点纸张,书本,经卷,画像,这让塞人非常非常的失望。
  唐人是吝啬鬼!
  他们要我们的牛羊,要我们的草场,要我们的女人,还把我要我们的孩子去给他们当奴仆的言论就甚嚣尘上。
  不允许唐人干涉部族内部的事物,是西域所有胡人这两年达成的一个共识。
  塞来玛从来不跟云初提起她的过往,成为牧女之后,她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她告诉儿子,现在过得生活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
第四章我不想当回纥人了今天因为要吃烧旱獭云初家的晚饭就比往常晚了一些不论是塞来玛还是娜哈都抱着膝盖眼巴巴地瞅着火堆里的那个黑疙瘩塞来玛今年只有二十八岁如果忽略掉她那双粗糙的手晒成红色的脸以及眼角的皱纹她依旧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在塞人部落里二十八岁的女人养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美丽的女人其实根本就不属于普通回纥人女孩子只要到了八岁就能看出美丽与否了这个时候普通的牧民家庭就没有资格养育这个美丽的孩子了会被部族中管事阿波把美丽的女孩子从家里带出来送给比他地位高的埃金老爷再由埃金老爷亲自送到地区管事哥利的手里再经过选拔之后必须以处女之身送到可汗的老婆可贺敦的手中可以这样说每一个塞人美女都是属于可汗的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的族人们宁愿去跟大尾巴羊恩爱也不肯去找部族里那些干巴柴火妞塞来玛就是经历过这一过程的美人在可汗的帐篷里过了十年之后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有云初这样一个黑头发黑眼珠明显不是可汗儿子的人她就被驱赶出来成了一个普通的牧女可汗的女人非常多除过他的可敦那里的其余女人都不过是他贿赂或者拉拢男人的工具而已如果云初长得跟别的回纥人差不多也就算了加上云初比较健康可汗会认为云初就是他的儿子可是呢云初的长相太像那些骄横凶恶的唐人了以前的时候他们非常非常的喜欢唐人还联合很多部落一起在天山南北修建了一条天可汗道那个时候只要塞人们给天可汗送去一些干掉的天山雪莲干掉的牦牛尾巴干掉的肉干掉的毛皮就能得到当时那位天可汗赏赐的麻布绸缎以及盐巴跟铁锅这非常的划算这几年听说天可汗换人了这位天可汗很小气还不讲理不但赏赐的东西少了很多很多还要求塞人们给他们进贡活着的牛群羊群不但如此他们要的牛群颜色必须是一种颜色羊的颜色也必须是一种像云初家的黑眼窝公羊就不能入选乌云一般多的牛群白云一样多的羊群送出去得到少少的一点纸张书本经卷画像这让塞人非常非常的失望唐人是吝啬鬼他们要我们的牛羊要我们的草场要我们的女人还把我要我们的孩子去给他们当奴仆的言论就甚嚣尘上不允许唐人干涉部族内部的事物是西域所有胡人这两年达成的一个共识塞来玛从来不跟云初提起她的过往成为牧女之后她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她告诉儿子现在过得生活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旱獭烧好了今天捉到的旱獭很肥即便是比不上大肥也差不了多少在给烧得黑乎乎的旱獭刮黑灰的时候云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大肥的恶当这家伙可能在旱獭群里打不过这只旱獭这才引诱到云初身边希望借助云初强大的力量把他的对手干掉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总归是云初获利了今天的旱獭被云初烧得非常到位黑灰被刮掉之后旱獭外皮就变得焦黄一股浓郁的香气随着蒸汽从口子位置上冒出来这一刻蹲在他身边准备吃饭的塞来玛跟娜哈两个人眼珠子似乎都在发光还是那种恐怖的绿光手叉子轻易地切开了旱獭圆滚滚的身子娜哈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说过了吃这个东西要用筷子你直接拿手抓要不是今天已经打过你了我这会早就开始揍你了塞来玛的筷子运用得非常熟练她甚至不怕滚烫的旱獭肉从云初切开旱獭之后她手里的筷子就没有停止过只要开始吃饭塞来玛就会忘记她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娜哈只好求助哥哥嘴巴张得大大的等着哥哥投喂这个时候云初照例是不说话的主要是这个时候说话她们听不进去肥美的心肝在娜哈小小的嘴巴里骨碌一下就不见了焦脆的外皮在娜哈两排米粒般的牙齿之下纷纷地碎裂然后瞬间不见云初拍开娜哈想要用木勺挖旱獭油喝的手又往她嘴里送了一块肥腻的脂肪云初又拍掉塞来玛拿着木勺的手用手叉子插了一块肚皮肉送进塞来玛的嘴巴一只旱獭七八斤烤熟之后三四斤不一会功夫就被她们母女吃得干干净净一大碗蒲公英茶被云初强迫灌进这对母女的肚子之后她们这才从美食光环中突围出来第四章:想当回纥
  今天因为要吃烧旱獭云初家晚饭就比往常晚些论塞来玛还娜哈都抱着膝盖眼巴巴地瞅着火堆里那黑疙瘩。
  塞来玛今年只有二十八岁如果忽略掉她那双粗糙手晒成红色脸以及眼角皱纹她依旧美丽女。
  在塞部落里二十八岁女养育十三岁孩子很正常事情。
  美丽女其实根本就属于普通回纥女孩子只要到八岁就能看出美丽与否。
  时候普通牧民家庭就没有资格养育美丽孩子会被部族中管事阿波把美丽女孩子从家里带出来送给比地位高埃金老爷。
  再由埃金老爷亲自送到地区管事哥利手里再经过选拔之后必须以处女之身送到可汗老婆可贺敦手中……
  可以样说每塞美女都属于可汗样做后果就族们宁愿去跟大尾巴羊恩爱也肯去找部族里那些干巴柴火妞。
  塞来玛就经历过过程美在可汗帐篷里过十年之后因为年纪大再加上有云初样黑头发黑眼珠明显可汗儿子她就被驱赶出来成普通牧女。
  可汗女非常多除过可敦那里其余女都过贿赂或者拉拢男工具而已。
  如果云初长得跟别回纥差多也就算加上云初比较健康可汗会认为云初就儿子可呢……云初长相太像那些骄横凶恶唐。
  以前时候们非常非常喜欢唐还联合很多部落起在天山南北修建条“天可汗道”。
  那时候只要塞们给天可汗送去些干掉天山雪莲干掉牦牛尾巴干掉肉干掉毛皮就能得到当时那位“天可汗”赏赐麻布绸缎以及盐巴跟铁锅非常划算。
  几年听说“天可汗”换位“天可汗”很小气还讲理但赏赐东西少很多很多还要求塞们给们进贡活着牛群羊群。
  但如此们要牛群颜色必须种颜色羊颜色也必须种像云初家黑眼窝公羊就能入选。
  乌云般多牛群白云样多羊群送出去得到少少点纸张书本经卷画像让塞非常非常失望。
  唐吝啬鬼!
  们要们牛羊要们草场要们女还把要们孩子去给们当奴仆言论就甚嚣尘上。
  允许唐干涉部族内部事物西域所有胡两年达成共识。
  塞来玛从来跟云初提起她过往成为牧女之后她脸上笑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她告诉儿子现在过得生活就她梦寐以求日子。
  旱獭烧今天捉到旱獭很肥即便比上大肥也差多少。
  在给烧得黑乎乎旱獭刮黑灰时候云初突然觉得自己像上大肥恶当家伙可能在旱獭群里打过只旱獭才引诱到云初身边希望借助云初强大力量把对手干掉。
  过也算什么总归云初获利。
  今天旱獭被云初烧得非常到位黑灰被刮掉之后旱獭外皮就变得焦黄股浓郁香气随着蒸汽从口子位置上冒出来。
  刻蹲在身边准备吃饭塞来玛跟娜哈两眼珠子似乎都在发光还那种恐怖绿光。
  手叉子轻易地切开旱獭圆滚滚身子娜哈惨叫声就响起来……
  “说过吃东西要用筷子直接拿手抓……要今天已经打过会早就开始揍。”
  塞来玛筷子运用得非常熟练她甚至怕滚烫旱獭肉从云初切开旱獭之后她手里筷子就没有停止过。
  只要开始吃饭塞来玛就会忘记她还有儿子女儿……
  娜哈只求助哥哥嘴巴张得大大等着哥哥投喂。
  时候云初照例说话主要时候说话她们听进去。
  肥美心肝在娜哈小小嘴巴里骨碌下就见焦脆外皮在娜哈两排米粒般牙齿之下纷纷地碎裂然后瞬间见。
  云初拍开娜哈想要用木勺挖旱獭油喝手又往她嘴里送块肥腻脂肪。
  云初又拍掉塞来玛拿着木勺手用手叉子插块肚皮肉送进塞来玛嘴巴。
  只旱獭七八斤烤熟之后三四斤会功夫就被她们母女吃得干干净净。
  大碗蒲公英茶被云初强迫灌进对母女肚子之后她们才从美食光环中突围出来。
第四章:我不想当回纥人了
  今天因为要吃烧旱獭,云初家的晚饭就比往常晚了一些,不论是塞来玛还是娜哈,都抱着膝盖眼巴巴地瞅着火堆里的那个黑疙瘩。
  塞来玛今年只有二十八岁,如果忽略掉她那双粗糙的手,晒成红色的脸,以及眼角的皱纹,她依旧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在塞人部落里,二十八岁的女人养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美丽的女人其实根本就不属于普通回纥人,女孩子只要到了八岁,就能看出美丽与否了。
  这个时候,普通的牧民家庭就没有资格养育这个美丽的孩子了,会被部族中管事阿波把美丽的女孩子从家里带出来,送给比他地位高的埃金老爷。
  再由埃金老爷亲自送到地区管事哥利的手里,再经过选拔之后必须以处女之身送到可汗的老婆可贺敦的手中……
  可以这样说,每一个塞人美女都是属于可汗的,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的族人们,宁愿去跟大尾巴羊恩爱,也不肯去找部族里那些干巴柴火妞。
  塞来玛就是经历过这一过程的美人,在可汗的帐篷里过了十年之后,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有云初这样一个黑头发黑眼珠明显不是可汗儿子的人,她就被驱赶出来,成了一个普通的牧女。
  可汗的女人非常多,除过他的可敦,那里的其余女人都不过是他贿赂或者拉拢男人的工具而已。
  如果,云初长得跟别的回纥人差不多也就算了,加上云初比较健康,可汗会认为云初就是他的儿子,可是呢……云初的长相太像那些骄横凶恶的唐人了。
  以前的时候,他们非常非常的喜欢唐人,还联合很多部落一起在天山南北修建了一条“天可汗道”。
  那个时候,只要塞人们给天可汗送去一些干掉的天山雪莲,干掉的牦牛尾巴,干掉的肉,干掉的毛皮,就能得到当时那位“天可汗”赏赐的麻布,绸缎,以及盐巴跟铁锅,这非常的划算。
  这几年,听说“天可汗”换人了,这位“天可汗”很小气,还不讲理,不但赏赐的东西少了很多,很多,还要求塞人们给他们进贡活着的牛群,羊群。
  不但如此,他们要的牛群颜色必须是一种颜色,羊的颜色也必须是一种,像云初家的黑眼窝公羊,就不能入选。
  乌云一般多的牛群,白云一样多的羊群送出去,得到少少的一点纸张,书本,经卷,画像,这让塞人非常非常的失望。
  唐人是吝啬鬼!
  他们要我们的牛羊,要我们的草场,要我们的女人,还把我要我们的孩子去给他们当奴仆的言论就甚嚣尘上。
  不允许唐人干涉部族内部的事物,是西域所有胡人这两年达成的一个共识。
  塞来玛从来不跟云初提起她的过往,成为牧女之后,她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她告诉儿子,现在过得生活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
  旱獭烧好了,今天捉到的旱獭很肥,即便是比不上大肥,也差不了多少。
  在给烧得黑乎乎的旱獭刮黑灰的时候,云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大肥的恶当,这家伙可能在旱獭群里打不过这只旱獭,这才引诱到云初身边,希望借助云初强大的力量把他的对手干掉。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总归是云初获利了。
第四章:我不想当回纥人了
  今天因为要吃烧旱獭,云初家的晚饭就比往常晚了一些,不论是塞来玛还是娜哈,都抱着膝盖眼巴巴地瞅着火堆里的那个黑疙瘩。
  塞来玛今年只有二十八岁,如果忽略掉她那双粗糙的手,晒成红色的脸,以及眼角的皱纹,她依旧是一个美丽的女人。
  在塞人部落里,二十八岁的女人养育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很正常的事情。
  美丽的女人其实根本就不属于普通回纥人,女孩子只要到了八岁,就能看出美丽与否了。
  这个时候,普通的牧民家庭就没有资格养育这个美丽的孩子了,会被部族中管事阿波把美丽的女孩子从家里带出来,送给比他地位高的埃金老爷。
  再由埃金老爷亲自送到地区管事哥利的手里,再经过选拔之后必须以处女之身送到可汗的老婆可贺敦的手中……
  可以这样说,每一个塞人美女都是属于可汗的,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他的族人们,宁愿去跟大尾巴羊恩爱,也不肯去找部族里那些干巴柴火妞。
  塞来玛就是经历过这一过程的美人,在可汗的帐篷里过了十年之后,因为年纪大了,再加上有云初这样一个黑头发黑眼珠明显不是可汗儿子的人,她就被驱赶出来,成了一个普通的牧女。
  可汗的女人非常多,除过他的可敦,那里的其余女人都不过是他贿赂或者拉拢男人的工具而已。
  如果,云初长得跟别的回纥人差不多也就算了,加上云初比较健康,可汗会认为云初就是他的儿子,可是呢……云初的长相太像那些骄横凶恶的唐人了。
  以前的时候,他们非常非常的喜欢唐人,还联合很多部落一起在天山南北修建了一条“天可汗道”。
  那个时候,只要塞人们给天可汗送去一些干掉的天山雪莲,干掉的牦牛尾巴,干掉的肉,干掉的毛皮,就能得到当时那位“天可汗”赏赐的麻布,绸缎,以及盐巴跟铁锅,这非常的划算。
  这几年,听说“天可汗”换人了,这位“天可汗”很小气,还不讲理,不但赏赐的东西少了很多,很多,还要求塞人们给他们进贡活着的牛群,羊群。
  不但如此,他们要的牛群颜色必须是一种颜色,羊的颜色也必须是一种,像云初家的黑眼窝公羊,就不能入选。
  乌云一般多的牛群,白云一样多的羊群送出去,得到少少的一点纸张,书本,经卷,画像,这让塞人非常非常的失望。
  唐人是吝啬鬼!
  他们要我们的牛羊,要我们的草场,要我们的女人,还把我要我们的孩子去给他们当奴仆的言论就甚嚣尘上。
  不允许唐人干涉部族内部的事物,是西域所有胡人这两年达成的一个共识。
  塞来玛从来不跟云初提起她的过往,成为牧女之后,她脸上的笑容从来就没有消失过,她告诉儿子,现在过得生活就是她梦寐以求的日子。
  旱獭烧好了,今天捉到的旱獭很肥,即便是比不上大肥,也差不了多少。
  在给烧得黑乎乎的旱獭刮黑灰的时候,云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上了大肥的恶当,这家伙可能在旱獭群里打不过这只旱獭,这才引诱到云初身边,希望借助云初强大的力量把他的对手干掉。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总归是云初获利了。
  今天的旱獭被云初烧得非常到位,黑灰被刮掉之后,旱獭外皮就变得焦黄,一股浓郁的香气随着蒸汽从口子位置上冒出来。
  这一刻,蹲在他身边准备吃饭的塞来玛跟娜哈两个人,眼珠子似乎都在发光,还是那种恐怖的绿光。
  手叉子轻易地切开了旱獭圆滚滚的身子,娜哈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
  “说过了,吃这个东西要用筷子,你直接拿手抓……要不是今天已经打过你了,我这会早就开始揍你了。”
  塞来玛的筷子运用得非常熟练,她甚至不怕滚烫的旱獭肉,从云初切开旱獭之后,她手里的筷子就没有停止过。
  只要开始吃饭,塞来玛就会忘记她还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娜哈只好求助哥哥,嘴巴张得大大的等着哥哥投喂。
  这个时候,云初照例是不说话的,主要是这个时候说话她们听不进去。
  肥美的心肝在娜哈小小的嘴巴里骨碌一下,就不见了,焦脆的外皮,在娜哈两排米粒般的牙齿之下纷纷地碎裂,然后,瞬间不见。
  云初拍开娜哈想要用木勺挖旱獭油喝的手,又往她嘴里送了一块肥腻的脂肪。
  云初又拍掉塞来玛拿着木勺的手,用手叉子插了一块肚皮肉送进塞来玛的嘴巴。
  一只旱獭七八斤,烤熟之后三四斤,不一会功夫,就被她们母女吃得干干净净。
  一大碗蒲公英茶被云初强迫灌进这对母女的肚子之后,她们这才从美食光环中突围出来。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