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好友作品《问道武侠世界 》

下载免费读
“皇上,你真的误会了。臣妾真的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听两位大人说起入宫是为了求见皇上,正巧臣妾刚从慈宁宫出来,知道皇上要陪太后,暂时怕是没空,加之看两位大人行色匆匆,面带疲惫,便想着带两位大人先行歇息片刻,等皇上出了慈宁宫再行拜见,臣妾真的没有一丝不轨之心啊!”刚被丢下,夏雨晴立刻抱紧风霆烨的大腿哀嚎道,为求逼真还暗地往自己大腿上面拧了一把,疼得她泪眼汪汪。得……掐狠了!
  
  风霆烨的气其实早在回来的路上便消了大半,头脑稍稍冷静,立马便听出了刚才那两人话中的缺漏,心中已对事情的始末了解了个大概,还不等他开口,夏雨晴倒是先嚎开了。
皇上你真的误会了臣妾真的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听两位大人说起入宫是为了求见皇上正巧臣妾刚从慈宁宫出来知道皇上要陪太后暂时怕是没空加之看两位大人行色匆匆面带疲惫便想着带两位大人先行歇息片刻等皇上出了慈宁宫再行拜见臣妾真的没有一丝不轨之心啊刚被丢下夏雨晴立刻抱紧风霆烨的大腿哀嚎道为求逼真还暗地往自己大腿上面拧了一把疼得她泪眼汪汪得掐狠了风霆烨的气其实早在回来的路上便消了大半头脑稍稍冷静立马便听出了刚才那两人话中的缺漏心中已对事情的始末了解了个大概还不等他开口夏雨晴倒是先嚎开了这下可好了风霆烨的兴致也上来了伸手掐着夏雨晴的下巴抬起她的脸笑得风云变色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朕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夏雨晴被风霆烨诡魅的笑容吓得浑身一抖瘪了瘪嘴破罐子破摔道皇上怎样才肯相信臣妾大灰狼沉吟一声开始面不改色的胡悠小白兔方才朕见爱妃与两位大人举止亲密言谈暧昧爱妃既然执意否认与他二人过从亲密便该拿出真凭实据来朕素来公正严明定不会冤枉了你夏雨晴怔了怔歪了歪头问道皇上想看什么证据风霆烨扫了夏雨晴一眼双眸微眯衍生出几分算计自然是看爱妃的身上是不是留下了除了朕以外其他男人的痕迹咦夏雨晴不解的抬头看了风霆烨一眼等不及她领会风霆烨话中的深意某人已经身体力行的开始检验起了自己的所有物第二次被压倒在柔软的床榻之上夏雨晴的脑袋短路了一瞬开始尖叫的报起了警坑爹的怎么又被压了这才多久总攻大人你都不怕尽人亡吗别别过来我警告你老娘可是练过防狼十八招你再过来小心老娘定踹得你真真正正的不能人道眼见着大灰狼步步逼近夏雨晴也顾不得什么利益尊卑了抄起边上的锦被就来了出天女散花风霆烨被夏雨晴突然亮出小爪子的凶狠模样吓了一跳一时不备被飞扑过来的棉被遮了个满头手忙脚乱的将头上的棉被扯下却见夏雨晴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床榻的另外一边自己稍稍往边上走上一步夏雨晴便往边上移上一步两人隔床而立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你过来夏雨晴一脸戒备不有本事你过来风霆烨凤眸一眯再次抬步几番来回尔后别动不动是傻子我不是傻子“皇上真误会。臣妾真没有那意思臣妾只听两位大说起入宫为求见皇上正巧臣妾刚从慈宁宫出来知道皇上要陪太后暂时怕没空加之看两位大行色匆匆面带疲惫便想着带两位大先行歇息片刻等皇上出慈宁宫再行拜见臣妾真没有丝轨之心啊!”刚被丢下夏雨晴立刻抱紧风霆烨大腿哀嚎道为求逼真还暗地往自己大腿上面拧把疼得她泪眼汪汪。得……掐狠!
  
  风霆烨气其实早在回来路上便消大半头脑稍稍冷静立马便听出刚才那两话中缺漏心中已对事情始末解大概还等开口夏雨晴倒先嚎开。
  
  下可风霆烨兴致也上来伸手掐着夏雨晴下巴抬起她脸笑得风云变色:“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朕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夏雨晴被风霆烨诡魅笑容吓得浑身抖瘪瘪嘴破罐子破摔道:“皇上怎样才肯相信臣妾?”
  
  大灰狼沉吟声开始面改色胡悠小白兔:“方才朕见爱妃与两位大举止亲密言谈暧昧。爱妃既然执意否认与二过从亲密便该拿出真凭实据来朕素来公正严明定会冤枉。”
  
  夏雨晴怔怔歪歪头问道:“皇上想看什么证据?”
  
  风霆烨扫夏雨晴眼双眸微眯衍生出几分算计:“自然看爱妃身上留下除朕以外其男痕迹?”
  
  “咦?”夏雨晴解抬头看风霆烨眼等及她领会风霆烨话中深意某已经身体力行开始检验起自己所有物。
  
  第二次被压倒在柔软床榻之上夏雨晴脑袋短路瞬开始尖叫报起警。坑爹怎么又被压?才多久总攻大都怕x尽亡?
  
  “别……别过来警告老娘可练过防狼十八招再过来小心老娘定踹得真真正正能道。”眼见着大灰狼步步逼近夏雨晴也顾得什么利益尊卑抄起边上锦被就来出天女散花。
  
  风霆烨被夏雨晴突然亮出小爪子凶狠模样吓跳时备被飞扑过来棉被遮满头手忙脚乱将头上棉被扯下却见夏雨晴知何时已经跑到床榻另外边自己稍稍往边上走上步夏雨晴便往边上移上步。
  
  两隔床而立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过来。”
  
  夏雨晴脸戒备:“有本事过来。”
  
  风霆烨凤眸眯再次抬步几番来回尔后……“别动。”
  
  “动傻子傻子!”
“皇上,你真的误会了。臣妾真的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听两位大人说起入宫是为了求见皇上,正巧臣妾刚从慈宁宫出来,知道皇上要陪太后,暂时怕是没空,加之看两位大人行色匆匆,面带疲惫,便想着带两位大人先行歇息片刻,等皇上出了慈宁宫再行拜见,臣妾真的没有一丝不轨之心啊!”刚被丢下,夏雨晴立刻抱紧风霆烨的大腿哀嚎道,为求逼真还暗地往自己大腿上面拧了一把,疼得她泪眼汪汪。得……掐狠了!
  
  风霆烨的气其实早在回来的路上便消了大半,头脑稍稍冷静,立马便听出了刚才那两人话中的缺漏,心中已对事情的始末了解了个大概,还不等他开口,夏雨晴倒是先嚎开了。
“皇上,你真的误会了。臣妾真的没有那个意思,臣妾只是听两位大人说起入宫是为了求见皇上,正巧臣妾刚从慈宁宫出来,知道皇上要陪太后,暂时怕是没空,加之看两位大人行色匆匆,面带疲惫,便想着带两位大人先行歇息片刻,等皇上出了慈宁宫再行拜见,臣妾真的没有一丝不轨之心啊!”刚被丢下,夏雨晴立刻抱紧风霆烨的大腿哀嚎道,为求逼真还暗地往自己大腿上面拧了一把,疼得她泪眼汪汪。得……掐狠了!
  
  风霆烨的气其实早在回来的路上便消了大半,头脑稍稍冷静,立马便听出了刚才那两人话中的缺漏,心中已对事情的始末了解了个大概,还不等他开口,夏雨晴倒是先嚎开了。
  
  这下可好了,风霆烨的兴致也上来了,伸手掐着夏雨晴的下巴抬起她的脸,笑得风云变色:“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朕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夏雨晴被风霆烨诡魅的笑容吓得浑身一抖,瘪了瘪嘴,破罐子破摔道:“皇上怎样才肯相信臣妾?”
  
  大灰狼沉吟一声,开始面不改色的胡悠小白兔:“方才朕见爱妃与两位大人举止亲密,言谈暧昧。爱妃既然执意否认与他二人过从亲密,便该拿出真凭实据来,朕素来公正严明,定不会冤枉了你。”
  
  夏雨晴怔了怔,歪了歪头问道:“皇上想看什么证据?”
  
  风霆烨扫了夏雨晴一眼,双眸微眯,衍生出几分算计:“自然是看爱妃的身上是不是留下了除了朕以外,其他男人的痕迹?”
  
  “咦?”夏雨晴不解的抬头看了风霆烨一眼,等不及她领会风霆烨话中的深意,某人已经身体力行的开始检验起了自己的所有物。
  
  第二次被压倒在柔软的床榻之上,夏雨晴的脑袋短路了一瞬,开始尖叫的报起了警。坑爹的,怎么又被压了?这才多久,总攻大人,你都不怕x尽人亡吗?
  
  “别……别过来,我警告你,老娘可是练过防狼十八招,你再过来小心老娘定踹得你真真正正的不能人道。”眼见着大灰狼步步逼近,夏雨晴也顾不得什么利益尊卑了,抄起边上的锦被就来了出天女散花。
  
  风霆烨被夏雨晴突然亮出小爪子的凶狠模样吓了一跳,一时不备被飞扑过来的棉被遮了个满头,手忙脚乱的将头上的棉被扯下,却见夏雨晴不知何时已经跑到了床榻的另外一边,自己稍稍往边上走上一步,夏雨晴便往边上移上一步。
  
  两人隔床而立,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你过来。”
  
  夏雨晴一脸戒备:“不,有本事你过来。”
  
  风霆烨凤眸一眯,再次抬步,几番来回,尔后……“别动。”
  
  “不动是傻子,我不是傻子!”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